您好,今天是2019年08月01日星期四   
本站搜索
Baidu

“绝密押运”说的就是天津这支队伍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9-08-01 11:09:26

    在天津,有这样一支队伍,50年承担同样的押运任务不变,累计押运黄金上万吨,钞票上万亿元,行程600多万公里,押运足迹遍布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所押运的黄金、钞票分毫不差。这支队伍就是武警天津总队执勤第一支队执勤十一中队。在“八一”建军节前夕,记者走进这支“神秘”的部队进行了专访。

  50年押金运银保安全

  这是一支有着解放军血脉的武警中队,其前身成立于1945年9月,参加过著名的大草原剿匪,在解放战争中曾荣获“战斗顽强,政治进步”的荣誉称号。1969年移防进驻天津,负责国家货币武装押运任务,50年以来,这里的军政主官已经历任35位,一茬茬官兵听号令守纪律,战严寒斗酷暑,真正实现了“五十年押金运银保安全,三十地携枪带弹铸忠诚”。

  士官国凯是中队里一位名副其实的老兵,自从2008年冬季参军入伍到现在,始终就在这个中队。在11年的军旅生涯中,他先后经历过8位中队主官,他亲自执行押运任务上百次,每年都有十次左右。

  “不管是什么天气,不管是什么季节,都要把押运任务完成好。在我们中队,就像家一样,有一种荣誉感,在执行任务时,虽然条件有点艰苦,但都会尽心尽责,总怕因为自己的一点闪失而影响到中队的荣誉。”士官国凯告诉记者。

  说起国凯当初参军报国的决定,恰好正是来源于这支队伍。2008年秋季,央视正在热播一部电视剧《绝密押运》,电视剧中武警押运兵的英武形象,深深地打动了国凯的心灵。于是,参军报国的念头油然而生。2008年12月,他光荣参军,从原籍河北省保定来到天津,来到这支部队。到了部队他才知道,原来电视剧《绝密押运》就是以天津这个中队为原型来改编创作而拍摄的。没想到,他就这样如愿以偿地实现了一名押运兵的理想和使命。讲到这些,在押运任务中身经百战的国凯,脸上始终绽放着幸福的笑容。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执行押运任务分火车和汽车两种方式。火车押运时间长,条件艰苦;汽车押运时间短,但相对来说是高风险。

  押运前,官兵必须置办粮草。以火腿肠、方便面为主,但顿顿这两样,胃也吃不消,时而夹杂蔬菜水果。火车啥时停、在哪停、停多久都不一定,沿途补给很难,小型燃气炉等又不能上车。所以,对押运兵来讲,吃上鲜食、热食是一种奢望。

  货运车皮内,没有空调暖气,夏天整个车厢就像个大蒸笼;冬天车厢里比户外更冷,防寒只能靠加衣。火车皮全封闭,白天可以按规定打开不超过50公分的门缝,夜里则完全看不到星星月亮。电池电量有限,手电筒等必须省着用。

  “一开始执行任务,既兴奋又紧张,心里想,遇到情况怎么办?怎么列队形?站在哪个位置?……”国凯说。

  在国凯上百次执行任务中,最远的就是去成都。这条路线的押运,他走过五趟。这一趟就是6天7夜,有时还会长达8天。去成都执行任务几乎每次都赶上夏季,闷热潮湿就不用说了。“停车时间不确定,站站都停,有时停得很快,有时停得很慢,误点也是经常的,停车间歇最长一次长达半天之久。只有车停才能去厕所……”国凯告诉记者。

  “有一次去石家庄执行汽车押运任务,经过保定徐水收费站时,心里特别激动,因为从这里打个车花10块钱就能到家啦。但想一想也就罢啦,押运任务继续进行。我们中队总是能把战士们团结在一起,如果自己哪方面做得不够好,就会感觉对不住自己的中队。而每次领导表扬一句,就感觉特别开心特有干劲儿。”

  夏天烫出水泡 冬天脸上挂冰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队里还有很多在执行押运任务中遇到的真实的故事。

  说起押运路上的酸甜苦辣,“洗桑拿”的经历被战士们最多提及。有一次,武警天津总队某部接到任务,要押运货币到我国西部某城市。新兵李恩鹏是第一次参加押运任务,听老兵们说可以乘坐“专列”,激动得好几晚没睡着觉。直到出发时,李恩鹏才惊奇地发现,所谓“专列”其实就是一节火车皮集装箱,面积不过20平方米。“夏天日头本来就毒,整个车厢在”烧烤’之下就像个大蒸笼,一进车厢就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还没怎么活动就已是汗流浹背,一不小心碰到车厢壁,就得烫出个水泡来。”

  23岁的魏东告诉记者,列车出发后没几天,他们身上的衣服就会泛出一层白色:“衣服一天要湿了干、干了湿好几次。车上没有洗澡、洗衣服的条件,一件衣服要穿五天,衣服表面就会结上一层盐花,人仿佛”馊掉’了一般。”

  不过,即使面对这样的环境,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全副武装负重30斤装备的押运兵们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他们还打趣:“我们不仅有专列,还可以在这里天天免费洗桑拿!”

  押运第三天深夜,列车停靠在某个小站。茫茫戈壁,杳无人烟,深夜静得让人不寒而栗。官兵们迅速下车实施带枪警戒,个个打起百倍精神,时刻保持箭在弦上。

  武警战士曾金川告诉记者,除了在列车行进过程中每人轮流负责固定哨站岗之外,下车带枪警戒是他们神经最紧张的时候。“固定哨是24小时轮流值班,每人3小时,一旦列车中途停下,我们就要下车进行”无死角’监控车厢周围情况,保证万无一失。”押运兵们深知,他们押运的是国家重要物资。

  在列车行进过程中,临时停车是经常发生的事,这时是最容易出现意外事故的时候。“拾荒者经常搞”突袭’,偷偷往火车上爬,让我们猝不及防,”一排长张泽民告诉记者,一次执行任务时,听到有人在外面猛砸车厢,官兵们马上在车厢里将子弹装上膛,做好随时处置突发事件的准备。

  除了拾荒者,还有一些铁路沿线的当地人也会试图穿越铁轨“抄近道”赶路,一旦过于接近押运物资的车厢,战士们也会将他们拦下,必要时会送当地派出所。另外,一些好奇的旅客也会凑上前来询问武警战士,押运的是什么。遇到这种情况,按纪律战士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必要时会由列车工作人员出面进行沟通。

  有一次押运,从天津到海南。当时正是11月,出发时,官兵们穿着毛衣毛裤,一路南下,衣服递减。到海南时,气温接近30℃,车厢里更热,战士们长了痱子,当时没备药品,只能忍着。

  “一趟路走过春夏秋冬”,这种经历,在交通极为便利的当下并不稀奇。押运兵搭乘的是货运车皮。从天津到石家庄,有时要走三四天。在如今的现代化之下,乘客坐动车5个小时的路程,对押运官兵来说,至少要走十天半月。

  有一次,中队上等兵李海亮等人到沈阳押运。当时,山海关外已接近零下20℃。车皮里,预备的6大桶饮用水被冻得如同铁块,黄瓜变色、西红柿掉皮,手摸在车厢内铁皮上,立刻被黏住。一路上,战士们鼻孔嘴角挂着冰碴。因为吃了冻坏的食物,李海亮发起高烧,患上腹泻,5天押运掉了10斤肉。

  2008年,南方遭遇冰冻灾害,赴南昌押运的中队上士王凯等4名官兵,连续7天7夜被困在冰山雪原中。棉大衣外结了冰罩,手脚几乎没知觉,为节约干粮,大家一天只吃一顿饭,忍着寒冷饥饿,圆满完成任务。

  “在执行押运任务中,由于空间狭小,战友们轮流休息时,只能把装满现金的箱子当床,当饭桌,一开始执行任务时那种感觉也是很不一般。”国凯总是能在艰苦的条件下找到乐观的感觉。

  守着亿万现金 责任重于泰山

  押运路上,有太多“测不准”和“不确定”。尽管种种难以预料的极端情况,会使押运路途变得很长。但守着亿万现金,责任重于泰山,永远是押运任务的最高原则。

  押运中,一个车皮中有时多达数十亿现金,绝不允许半点闪失。官兵无极特殊情况,绝对不会离开车皮。24小时执枪全副武装上哨。一旦列车中途停下,他们就要下车对车厢周围进行“无死角”监控,确保万无一失。而且作为军人,押运官兵们时刻严格坚持一日生活制度,车厢内,整理内务、体能训练、业务学习等样样不落下。

  着眼押运任务需要,中队设置模拟情况,通过现地教学、实车训练、联合演练等,提高官兵行进防撞、减速防扒、停靠防劫、枪弹防抢、哨兵防袭、街区防堵、处置防乱,以及反袭击、反爆炸、反劫持,枪弹快速结合、3秒打响等“七防、三反、一快”能力。此外,他们还结合押运南征北战、居无定所、战风斗雪,面临多种自然条件、人文环境、现实威胁的实际,针对火灾、水灾、地震、泥石流等特殊情况,训练官兵应对处置、求生脱险的本领。

  对中队官兵来说,短途汽车押运基本上每天都有,而长途押运平均每月4到5次,不排除两三千公里以上的任务。这支队伍保持了“押金运银50年不变质、携枪带弹走遍全国30省份保安全”的军人本色。(新报郭晓莹

 

来源: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阿迪拉
53K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