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9年03月13日星期三   
本站搜索
Baidu

郑春阳:打造民族高端品牌 引领世界“美丽经济”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9-03-13 09:56:03

中记联网讯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出国旅游购物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中的一种常态。在这个旅游购物大军中,中国人到国外购买化妆品占据着很大的比重。这种现象对于从事化妆品的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强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春阳来说无疑是一种压力。

郑春阳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化妆品市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尤为突出,已成为实现人民美好生活的一个制约因素。

据了解,欧洲化妆品个人护理用品协会公布的2017年国际化妆品的统计数据中,中国化妆品市场达434亿欧元,仅次于美国。中国化妆品市场销售前三名的公司分别是宝洁、欧莱雅和资生堂,均为国际品牌,合计占有20%-30%的份额。国产品牌主要占据中低端市场,高端市场90%以上都是国际品牌。而在很多国家,本土品牌占据主要地位,例如日本排名前三的本土企业占到化妆品市场份额50%以上;在美国市场的前十名企业中,九个都是本土企业,只有一家欧莱雅是法国企业。

郑春阳认为,化妆品虽然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但其关联的文化因素不容忽视,尤其对年轻人影响很大,青年自信则国家自信。国外化妆品牌经常借助价值观、审美观等来进行营销,会影响年轻一代树立正确的民族观和国家观,有损文化自信。

与国外品牌相比,国产化妆品技术含量偏低。而限制创新的关键因素之一是原料的许可机制,中国可用原料比国际上少很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已成为全行业的痛点。各个国家都有各自关于化妆品原料的法规要求,特别是规定了禁用物质、限用物质、准用防腐剂、准用防晒剂等,在这方面中国和其他国家有差异,但无本质区别。例如,中国的禁用物质是1388种,欧盟是1383种,美国是14种,日本是30种。但是,除了禁用、限用物质的要求,我国化妆品所使用的原料还要在《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内。而上述其他国家,允许使用的原料只要在《国际化妆品原料字典》INCI(International Nomenclature Cosmetic Ingredient)中查到即可使用。2010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2008年出版的该字典第十二版进行了翻译,完成了《国际化妆品原料标准中文名称目录》(2010版),共计15649个原料。而后,2014年、2015年国家食药监局发布《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共计8783种原料,比2010版减少了将近一半的数量。而欧盟、日本、美国目前可使用的原料是基于2016年第十六版的字典,超过22600种,比中国多了近14000种。

郑春阳认为,正是这样的局面造成了大部分功效好、新上市的新型原料国内生产商不能使用,产品技术含量自然低于国外。年轻人热衷于海外代购,国外品牌在高端市场几乎形成了垄断。虽然国家食药监局曾发布了《新原料审批服务指南》等文件,但审批难度之大让国内化妆品原料商裹足不前,导致从2015年至今没有新原料的增加,与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大。

作为天津强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郑春阳曾代表中国获国际生物奥林匹克竞赛银牌,这位北京大学的高材生、罗彻斯特大学博士及康奈尔大学博士后,曾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了12年,主持或参与过多项生物医学尖端技术项目,提交过多项国内国际专利申请,并获得过两项美国国家级研究奖励 。他表示,国内国际化妆品原料及成品市场竞争激烈,化妆品企业迫切希望国内的原料许可制度跟国外看齐。在正在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上,郑春阳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在规范禁用、限用物质外,放开其他允许使用原料的限制,与国际统一,只要及时对《国际化妆品原料字典》进行中文标准名称翻译,形成规范使用名称即可。

二是鉴于我国实情,可以对《国际化妆品原料字典》中可能具有安全风险的原料通过专家研究审核后进行使用约束,例如可以在《化妆品规范》中规定更严格的添加量。

三是《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制约我国化妆品产业的发展,阻碍行业创新,建议逐步废止。对化妆品原料实行负面清单制度,由事前监管改为事后监管。新原料由审批制逐步过渡到备案制,激发行业创新活力。

改革原料许可机制,与国际接轨,可为我国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增添新引擎,打造民族高端品牌,助力我国加速成为世界化妆品强国,引领世界“美丽经济”。(中国商报 齐天宝)

来源:中记联网 责任编辑:柏克
53K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