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9年02月12日星期二   
本站搜索
Baidu

津城 没有炮声的春节(图)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9-02-12 14:08:29


游客们徜徉在海河岸边,感受天津的年味儿。 记者 伊健摄

  没有鞭炮声的天津城,空气更清新。农历正月初三天气晴好,游人在杨柳青古镇景区尽兴游览。记者 王津 张立摄
  春节假期已经结束,但年味还在城市回荡。回顾刚刚过去的除夕夜,天津城不再是“爆竹声中一岁除”,而是“火树银花迎新春”。

  对于我们整个城市来说,2019年是全面禁放的元年。而对于家住中心城区的市民来说,这已是连续第二个没有烟花爆竹的新春佳节了。没有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人们可以安静地坐在家中吃团圆饭、看春晚、吃饺子了;没有了除夕夜零时的爆竹震天,人们也不必呼吸着空气中的硫磺味了;没有了贺岁鞭炮过后的满地狼藉,清洁工们也可以早早回家陪伴家人过年了,市民的人身安全也得到了保障。

  有人说,没有了鞭炮声和五彩烟花的春节,总觉得这年过得少点儿嘛;但更多的市民却感慨:有了美好的环境,才能享受惬意的春节,您说是吗?

  从卖炮到禁炮的改变

  往年从腊月廿三起,鞭炮销售点正式出街,一直卖到正月初五,前后大致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对于烟花爆竹销售商老杜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的日子,但也是提心吊胆的日子。“数九寒冬,整天在马路上站着,再冷也不敢到屋子里取暖。钱是赚到手了,可那滋味的确难挨啊。”老杜向记者吐露。

  销售烟花爆竹这生意的确赚钱,但想赚到这份钱也的确不容易。老杜告诉记者:“烟花爆竹属于危险物品,它的经营是受到严格管控的,想要销售烟花爆竹必须取得烟花爆竹经营(零售)许可证。作为经营者,要经过培训、考核后才能取得许可证。”得到了销售资格,集中统一采购烟花爆竹,并且指定销售地点,经过消防等单位的审核后,才可以经营。“我当时的点位不错,离着居民区比较近,摊位前就是一条大马路,来往的人比较多。”老杜说。

  卖烟花爆竹究竟有多大的利润?就以市民当年常购买的5000响“大地红”鞭炮举例,一箱8盘的批发价在160元至180元左右,销售价是100元/3盘,而那些大型礼花的利润就更厚了。当年每户家庭至少要花费一两百元购置烟花爆竹,炮商在这一季就能赚到大钱;但赚钱的背后的确需要付出非常多的辛苦,常常搞得身心俱疲。

  “自腊月廿三到大年初五,一年里最冷的一段时间,别管什么天气,你都得在路上站着。”老杜说,“我这老寒腿就是那些年落下的病。”站在摊位里,就像站在火药库里一般,万一飘来一个火星儿就可能引发一场灾难。天气冷,就皮裤套棉裤,暖水袋加暖身贴,手和脸冻得皲裂也得扛。用老杜的话说,这冻坏的脑袋还得别在裤腰带上,一旦出事,这责任可就大了。

  “白天都好说,到了晚上更难熬啊。”老杜跟记者说,那才真叫防火又防盗。防雨布把爆竹围个严实,旁边还得有个人时刻盯着,丢两件爆竹不算啥,万一被路人扔个烟头,那场面可就难以想象了。特别是除夕夜,那边噼噼啪啪地响成一片,鞭炮、礼花就在摊位不远处燃放,那种场面真叫惊心动魄了。赶上雨雪天气,损失也不小。“谁都盼着除夕那挂鞭炮又响又脆,真被雨水打湿了,根本就卖不出去。”老杜也总结到,“反正每年生意结束后,我都得大病一场。”

  从去年开始,老杜彻底告别了这门生意。“去年,以外环线为界,里面禁放,外面限放;到了今年,全市域禁放。”老杜说,“对于我们来说,虽然少了一门生意,但至少不用受苦挨冻了,更重要的是不必再揪着心了。”

  在商言商,做爆竹销售生意那会儿,老杜盼着大伙儿多买多放,大家采购兴致浓,炮商才能赚到钱;但随着城市规模日益扩大、城市人口密度不断上升,燃放烟花爆竹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正在不断显现,其中包括大气污染、噪音污染、人身伤害、火灾等。现在你若问老杜支持不支持禁放,他的观点是:“应该禁止,年味儿不应该是燃放爆竹的硫磺味儿,年味儿也不应该是没完没了的爆竹声。”

  清洁工收到“福利”

  城市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受益者是那些整日里辛勤劳作的清洁工们,来自河南的崔贵友师傅就感受到了禁放鞭炮之后的“福利”。崔师傅来天津做清洁工已经十多年了,每一年的春节都是在岗位上度过,特别是零时钟声敲响后,满地的鞭炮皮、礼花箱总是让他望而兴叹。

  记者和崔师傅回忆,2014年的除夕夜,记者陪着他扫了一夜的马路。刚刚清扫过的街道,不知谁家又点燃了一挂鞭炮,鞭炮皮随着噼噼啪啪的响声散落一地。几十秒的工夫,先前崔师傅的努力就白费了,他拿着扫帚赶忙清理干净。在当时的新闻采访中,记者曾询问过他,望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瞬间被破坏,心情如何?崔师傅无奈地说:“咱就是干这项工作的,没啥怨言。”哪里是没有怨言,只是无可奈何。

  还记得那年初一零时钟声敲响后,崔师傅放下了扫帚,坐在三轮车上,抽着烟望着礼花腾空而起。待这一波燃放高峰过后,他才重新开始整理已一片狼藉的街道。地面上留下了黄色的炮灰,巨大的礼花箱横亘在马路中央,崔师傅挨个儿收拾。眼看着自己的清洁车塞满了,他只能召唤自己的老伴,再蹬来一辆三轮车。

  一番收拾过后,已经凌晨两三点了,大年初一的清晨,又一波燃放高峰到来,崔师傅只能合个眼,便立即投入到扫街中。

  今年的情况大不一样了,市区全面禁放后,崔师傅终于可以早回家了,老伴在家做好饭,老两口看着春晚吃饺子,和每天一样,晚上10时上床睡觉,在安静的夜晚入眠,转天清晨上街,街道上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

  “过去这草坪里都是鞭炮皮,大扫帚扫不掉,小扫帚勾不出。再赶上下雪下雨天,鞭炮皮上的红色顺着街道流。”崔师傅说,“今年我就不必再考虑这些问题了。”

  全面禁放 安全有保障

  春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对于市民来说支持率也很高。正月初二,记者来到天津站海河广场采访,正巧遇到了一些出门赏灯景的市民,在攀谈中一些市民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市民刘先生跟记者说:“往年窗外鞭炮响声不断,屋里人说话都得提高嗓门,守岁这一晚,嗓子都喊冒烟了;而现在窗外安静了,一家人和声细语,其乐融融。”他还说,一些人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地燃放烟花爆竹,特别是清晨大家睡得正香甜的时候,窗外鞭炮声总能把人唤醒,特别是在安静的场景下,烟花爆竹就像在你的耳边燃放一样。

  刘先生的爱人更看重禁放后空气质量的改善。她对记者说:“今年初一的天气就不够理想,无风的环境里,空气中就难免存在一些杂质。试想若是今年不禁放,大年初一出门,室外的空气环境得脏成啥样啊。”过去,春节期间,城市里弥漫着呛人的气味,那种气味经常弄得人胸闷气短,咳嗽不止;而现在呛人的气味没了,正是因为市民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的号召,今年不再燃放烟花爆竹,城市才有了难得的好空气。大年初二的夜晚,走在海河边,沁凉的空气中没有一丝杂味,能见度的提高让海河的灯光夜景显得更加多姿多彩。

  在津湾广场亲水平台,记者见到了几位来自宝岛台湾的游客,他们特别利用春节假期来大陆旅游观光,听说天津城年味儿足,首站便选择了天津。游客陈先生说:“天津的夜景灯光很美,空气质量也不错,这座城市很静谧,很舒适。”

  也有市民觉得,春节不放鞭炮这年过得就不够热闹,与平常日子比起来没有啥区别。但您可知道,春节热闹的背后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多少人曾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在过年期间受到伤害,禁止燃放也是保护市民的人身安全。

  有一项统计显示,在禁放之前,本市总医院、天津医院、儿童医院、天津眼科医院、第一中心医院等5家医院,每年除夕夜至初一的清晨,都会收诊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受伤的伤者,严重者眼球损伤。2015年收诊14人(眼科致伤2人、外科致伤12人);2016年收诊13人(眼科致伤1人,外科致伤12人);2017年收诊28人(眼科致伤8人、外科致伤20人)。造成患者人身伤害的原因,绝大多数是因燃放烟花爆竹操作不当所致。燃放烟花爆竹的负面影响进一步凸显,出台更加严格的烟花爆竹禁放法规也是必然。

  无鞭炮的春节,少了一些嘈杂,多了一些清新;少了一些事故,多了一些安全。

  过春节,还有什么比喜庆和安全更重要呢?

  天津 近年春节期间从限放到禁放烟花爆竹

  ·2014年修订《天津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办法》

  从当年12月起,外环线以内地区限地、限时燃放烟花爆竹。

  ·2017年通过了《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决定》

  从2018年1月1日起,本市外环线以内(含外环线)地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2018年10月,天津新出台《天津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办法》

  本市滨海新区、和平区、河东区、河西区、南开区、河北区、红桥区、东丽区、西青区、津南区、北辰区行政区域内,禁止经营(含储存)、运输、燃放烟花爆竹。本市其他区(武清、宝坻、蓟州、静海、宁河)人民政府决定本行政区域禁止经营(含储存)、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及时间。

  由此,春节期间天津全域实施禁燃规定。无论市区还是郊区,都不可以燃放烟花爆竹。(晚报伊健

来源:今晚报 责任编辑:苏拉
53K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