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8年12月19日星期三   
本站搜索
Baidu

海河岸上的和平明珠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8-12-19 10:34:47


海河岸上的和平明珠

有一条河,汇集五大支流潮白、永定、大清、子牙、南运河,激情澎湃地穿越京津冀大地奔向渤海。它的名字叫海河,入海的河,如海的河。也许,为它亲吻大海的壮举增添光彩,它在其岸上捧出一片璀璨的城区如明珠,名字叫和平。

那晚,夜色朦胧,细雨丝顺着游船玻璃缓缓往下流淌,如诗行。而此时,两岸灯楼霓虹更似海市蜃楼如梦如幻。海河就在我们游船下边,轻轻托浮着我们,只感觉船在水上柔软地滑行。眼前,河上的桥一座接一座,金钢桥、狮子林桥、金汤桥、大沽桥、解放桥,一桥一景,听说其中的大沽桥曾荣获世界著名桥梁大奖尤金·菲戈奖。听着这些桥的历史,似乎在读着天津及和平区古老历史和时代的惊人变迁。

历史都很吊诡。可历史的伤口再大,也有愈合的时候。如今这里已经是天翻地覆慨而慷,换了人间,今非昔比。海河换新颜,天津和平更加灿烂无比。

白天参观和平区五大道、小白楼、金街、庆王府等等曾经的英、法、意、美、日等列强租界区和晚清北洋政府遗老遗少旧址,不禁感慨,俱往矣,新的历史还是得由本土的天津和平区人民来书写,他们才是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洋为中用,古为今用。这些曾经的历史耻辱之地,如今已变成劳动者们去娱乐享用的文化园区和繁华地带。游人乘坐着套着高头大马的马车,走过洋楼间的石板路,马蹄在哒哒打着这些历史的古迹;曾经的老美海军俱乐部的小白楼传出少年合唱团的歌声,在赞美今日的幸福生活;庆王府的花园里,我们恰遇正在进行的一对年轻人婚礼,据说是从北京特来这里办婚礼的。对此,在津友人说,我们这儿的消费比北京实惠又好,这种现象很多。我突然想起当年蒋子龙先生曾开玩笑允诺我说,将来你儿子办婚礼就来天津我给操办,很便宜很高档,现在看来得去找子龙老师兑现承诺了。友人笑言,这可以有,尤其我们和平区,街道干净、空气新鲜、消费实惠、生活安逸。

在那条名为金街的小环岛中央,站在外圆内方发金光的钱币造型上,我们斜对面是一座灰色高楼,十分古旧,如一历史老人。友人说,那里曾是曹禺先生当年写作《日出》的地方。我惊叹,伫立仰望,蓦然间似是依稀瞧见陈白露身着裘衣嘴叼香烟,正在感伤地凝视着雾蒙蒙的日出。同时,我油然回想起自己当年在中央戏剧学院读时曾聆听曹禺先生给我们讲课的那段情景,一身闲装,戴着老花镜,满头白发,晚年的他依然精神矍铄。那是上世纪七八、七九年的事了,文革后,老先生刚恢复自由不久就来给我们讲他的《日出》和话剧创作,我们听得如醉如痴。如今,旧楼还在,故人已去,令我这业已六甲之人不胜唏嘘,无限感慨。陪同我们的和平区文联小汤,知道我是中戏毕业的,老伴儿也在中戏,兴奋地叫道,中戏太好了,我酷爱话剧,只要中戏小剧场上演现代派剧目,我和同伴都必去欣赏观看。这可出乎我的意料,市场化大潮冲击下的当今,还有小汤这样追求高雅艺术的青年人,这让我倍感欣慰和亲切。我笑着对她讲,如今中央戏剧学院所在地南锣鼓巷,现在成了一条文化街,热闹无比,你再去得打提前量,不然挤不进去了。小姑娘听后也乐了。

下了游船,友人请我们去酒店旁边的那条洋味街,喝法式咖啡。蒙蒙细雨中,挂满红灯笼的街口小亭里,有三个法国人正在吹萨克斯,弹吉他。那优美的音乐穿过丝绸般的雨幕,在夜的高空中荡漾,有一种格外的韵味,很诗意很美妙,也很体现出法国式浪漫情调。

那家散发着浓浓咖啡香的店堂,我们一进去变得更加热闹了。

喝了几口苦而甜腻的咖啡,我对友人说,还是来瓶二锅吧,这不解渴。

我的提议,被多数人鼓掌通过。

夜阑珊,雨还飘。大家的话兴依然浓烈,如杯中的二锅头。

话题依旧是文学,依旧是和平。

(系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来源: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苏拉
53K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