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8年04月29日星期日   
本站搜索
Baidu

天津那些勤劳人共享便捷跑出收获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8-04-29 13:17:30

现如今,每个人的手机上都有几个常用软件,我们随手一点的同时,很多新职业应运而生,无数小哥小妹闻风而动,网络搭起平台,你和我共享的是便捷,他或她跑出的是收获。

    现如今,每个人的手机上都有几个常用软件,我们随手一点的同时,很多新职业应运而生,无数小哥小妹闻风而动,网络搭起平台,你和我共享的是便捷,他或她跑出的是收获。

  代驾小哥 踏实做事 每行都有收获

  晚上8点,对于33岁的孟斌来说,工作才刚刚开始。两年前,他经朋友介绍干起代驾的工作,孟斌的夜生活便彻底改变了。每天晚上都穿梭在各式饭店酒馆之间,把一个个酒足饭饱的客人安全送回家,是他最重要的责任。

  转行做代驾 自由支配时间

  “这是今天第8单了。”晚上8:30,刚刚结束一单代驾的孟斌,手机又响了,孟斌一边看手机,一边跨上折叠自行车,轻车熟路地向订单地点赶去。

  “您好,为您代驾是我的荣幸。”确认过信息后,孟斌赶忙上前为车主打开车门,下单的是位女车主,等确认对方上车坐稳后,孟斌才将车门小心关上,快速坐进驾驶室。从友谊南路到小白楼附近,短短几公里的距离,健谈的女车主像是找到了救星,各种关于驾驶的问题接二连三地抛向孟斌。孟斌告诉记者,按照规定,他们是不能主动与客人聊天的,如果遇到喜欢聊天的客人,他只能尽量配合。转行代驾之前,孟斌是典型的理科男性格,根本不懂得如何跟陌生人沟通。“干这行改变我的生活,接触的人多了,性格也跟着变了。”孟斌腼腆地笑着说。

  孟斌今年33岁,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2011年本科毕业后,所学的软件设计专业让他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每月3000多元的收入只够日常基本开销。2013年,孩子降生后,孟斌希望有更多时间陪孩子。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干起了专职代驾。“我不用早晨急着打卡上班,有时间参加孩子的每一次家长会,不错过孩子的每一次早送晚接,能自由支配工作时间,还有不错的收入,这是最吸引我的。”

  做好小细节 最怕客户投诉

  “入行接的第一单就遇上一辆玛莎拉蒂,当时紧张得连车门都不知道怎么开。”想起自己第一次接单的情景,孟斌现在都觉得好笑,因为自己不知道这种车的自动尾门从哪开,尴尬得要命,还好一位老代驾出手才帮自己解了围。相对好沟通的客户,孟斌坦言遇上一些态度较差的客户更要多几分耐心。记得在一次代驾途中,客户酒后非要孟斌开逆行,孟斌怎么解释都没用,对方情绪越来越激动,还几次举起拳头威胁。

  “我最近一次排名是第77位。”在孟斌所属的易代驾公司内,每周都会更新代驾司机个人排名,2800名代驾司机中,自己能有这个名次,孟斌觉得很自豪。

  做任何服务行业,最怕的就是客户投诉。孟斌介绍说,公司里每位代驾司机都有99分的服务品质分,接单过程中很多小细节都会成为扣分的因素,比如:没有给客户开关车门;驾驶时没有戴白手套;工作服不够整洁干净等都会导致扣分,一旦有客户投诉,轻则重新培训,取消上岗机会,重则扣除品质服务分,以后很难再有“接客优先”的机会。“所以想要多接单,多赚钱,很多细节都要做到位,这都关系到你的收入。”

  月薪能破万 都是辛苦回报

  说到每月的收入,孟斌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两个字“破万”。在他身边大部分同龄人月收入还停留在3000元上下时,孟斌对自己的收入相对满意,但黑白颠倒的工作时间,付出的辛苦也可想而知。赶上高峰时段,更是一单接一单地跑,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难有。

  孟斌向记者透露,他平均每月的接单数在110单上下,在高峰时段,平均每20分钟就要接一单。每天的接单高峰分两波,第一波是吃饭高峰大约晚上6:30至9:30之间,这个时间段是相对比较轻松的。第二波是夜场高峰,从晚上10:30至凌晨2:00左右,很多住得远的代驾司机都早已收工,而孟斌则会坚持到凌晨,天寒地冻,大雨倾盆,他都很少旷工。

  根据“易代驾”官方数据统计显示,天津代驾司机总人数约2800人,其中每天约950人在线状态,用户需求下单3200单/日,订单集中时段在每天20:20-21:45期间,1个小时下单总量可以达到1400—1600单。

  从2016年干代驾至今,孟斌对这份职业有着自己的感悟和体会。从早期下单的多是高端商务人士,到现在的普通客户递增,代驾已经逐渐被更多人接受。

  对于未来,孟斌没有多想,只希望自己在35岁能有一家自己的小吃店,不占用太多精力照顾孩子,就是一家人理想的生活。

  外卖小妹 一句辛苦 让我特别温暖

  现如今,网上外卖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习惯。不论是高温酷暑,还是大雨倾盆,抑或是冰天雪地,路上总少不了外卖小哥的身影。红花总要绿叶配,来自山东的刘霞就是一名外卖小妹,别看是个90后的女孩子,送起餐来一点也不含糊,在众多男骑手当中格外抢眼。

  高峰时段 喝水都没时间

  1992年出生的刘霞,从事美团外卖工作刚刚半年,从山东来天津打工的5年里,刘霞换过很多工作,网吧管理员、超市收银员,但收入都不及送外卖挣得多,尽管送外卖的工作比较辛苦,但是作为一位5岁孩子的母亲,刘霞更希望能多赚些钱贴补家用。

  上午10:00,结束晨会后,刘霞整装待发准备接单,因为离午餐还有些时间,此时线上下单的人还不多。趁着这个间隙,爱美的刘霞用工作服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希望能多遮挡些阳光,尽管这样,黝黑的皮肤还是见证了刘霞的奔波和努力。

  “接单啦。”手机响起,刘霞急忙拿起手机查看,紧接着利落地跨上电瓶车赶去商家。等餐期间,刘霞不忘打开手机地图查询订单位置,显然对路线还不是很熟悉,“这个写字楼我上次好像去过。”她一边低头确认一边自言自语。

  刘霞告诉记者,干送餐这半年,她每天都是14:00以后吃午饭,赶上下单高峰期,常常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刚开始,家人不太希望我送外卖,觉得每天四处奔波,辛苦又危险,最后我说服他们让我试试,现在干得还行,家人都挺支持的。”

  认识到了 时间就是金钱

  在刘霞所在的滨海新区胡家园站点,共有90多名送餐员,其中女送餐员有9位。

  在别人看来,女生不适合做外卖的送餐员,但是刘霞凭着自己的努力,每天中午的高峰时间,都能送出10多单外卖,平均每单能挣6.5元。根据公司规定,从客户下单开始至餐食送达,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如果超时严重,收到客户差评,会得到相应处罚,这让刘霞等送餐员深深地认识到,时间就是金钱的意义。

  说到客户差评这事,刘霞对记者说,有一次客人下单要我送餐时帮对方买药,“我当时还背着好几单,如果帮他买完药,后面的单肯定会超时,我跟他解释,结果还是给了我差评。”刘霞无奈地说,午餐时间,每个人都挺着急的,送餐员虽然怕差评,但是不能因为个人而影响大家。

  月薪5000多 天气越差越忙

  刘霞对记者说,自己所在的站点中,高峰期出餐都在800至1000单,刘霞自己每月接单也在700单上下,相比同站的男性送餐员每月1000单的配送量还有些差距。每位送餐员的工资大都是由底薪加配送费组成,刘霞每个月的收入是5000多元,在送餐员中不算多,但相比先前的工作她很知足。

  送餐员收入的多少,跟天气有直接关系,越是糟糕的天气,越是送餐旺季,很多人不愿意出门选择点外卖,订单就会多起来,即便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刘霞也得出门送餐。“有时候因为天气原因延时,客户也都能理解,当听到对方说一句辛苦了,真的感觉特别温暖。”(本版撰文 新报记者 汪卓 本版摄影 新报记者 齐琦)


 

来源: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苏拉
53K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