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8年01月09日星期二   
本站搜索
Baidu

为什么儿科看病难 儿科医生:含笑忍泪的职业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8-01-09 14:30:04

儿科医生紧急治疗一名患儿。
儿科医生紧急治疗一名患儿。

儿科医生紧急治疗一名患儿。

     海河医院7日贴出一张儿科停诊通知:“因我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 (网络图片)

     滨海高新网讯   近期,本报视点版关注“儿科门急诊爆棚”状况,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一边是病恹恹的娃和他们心急如焚的家长,他们多么期盼能有更多的儿科医生接诊,让孩子早一点看上病,他们早一点能回家。而另一边,医生已经满负荷诊疗了许久,他们需要面对高强度的就诊时间、就诊压力。就在前天,天津海河医院儿科挂出的停诊通知刷爆网络,通知上写道:因我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何日开诊尚不能确定。据本报记者了解,该院儿科仅有3名医生,最近都病倒了,让人挂念。

  面对儿科爆棚,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儿科门急诊看病这么难?

  是啊!为什么难?这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解释清楚的,但归根结底一句话:不断为辛勤工作的一线医生提供更好的生活保证、安全保障,让更多医务工作者愿意投入到儿科工作中,这才是破解儿科门急诊爆棚的办法。

  儿科医生的三头六臂

  给患儿看病压力是很大的,记者通过观察从几个细节处就能看出医生心理上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儿科被业界称为“哑科”,接诊患者本人年幼,通常不会说,只会哭,想从小孩嘴里问出病情是很难的,即便是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儿童,生病时也很难描述清自己的病痛。既然孩子无法表述,就需要家长尽可能准确地描述孩子的病情,但往往家长的不当描述还会给医生带来干扰。医生需要知道取舍,从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

  记者在市第二儿童医院采访发现,有些家长对孩子真是精心到了极致,医生提出的询问几乎都能准确予以答复,并且把孩子的一些表现拍成照片,拿给医生用以参考。在问询时,不过多掺杂自己的意见,给医生充足的治疗空间。但不称职的家长也不胜枚举,对孩子关心不足令医生心寒,一位室上性心动过速的少年被送入红区,据家长描述,发病时间是傍晚6时,数小时后才被父母带来医院检查,孩子经过心电图检测,心率每分钟跳动超过200次,极易出现危险,而这些却没有引起家长足够的重视。接诊医生宋少娜对记者讲:心慌可能是发病时唯一的表现,但这个孩子有心脏病史,很可能出现呼吸困难、心绞痛、晕厥等危险情况。

  患儿的另外一大典型表现为病情发展速度很快,这也在考验着医生的医术和判断力。据一位患儿家属描述:孩子睡前一点症状都没有,但一会儿就出现了呼吸困难,多亏父母睡眠较轻,赶忙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喉炎。经过急救,孩子转危为安,刚刚从惊吓中缓过来的母亲不禁感叹:这病来得也太快了,让人猝不及防。

  除此之外,患儿家长擅作主张也给医生带来了不小的困难。医生开具的化验单,很多家长觉得多余,在给自己孩子看病时都要跟医生讨价还价一番。有的孩子明明不需要输液治疗,但家长却要左右医生的诊断,硬要给孩子输液才安心。从医生的角度讲,这是对他们医术的不信任,往往不顺着家长的主意,就会遭来质疑和指责。

  医生的压力是一方面,脑容量更大。几百个孩子在诊室外排队,医生就要合理安排每一名患儿的就诊时间。安排这位患儿去化验、去做检查时,接下来的患儿就要进入诊室进行治疗,往往手边要押着十几本病历本。记住这些孩子的名字、长相,记住他们所患疾病,还要记住给这些孩子做出的治疗方案。据夜班医生和记者讲:这一夜看过的70多名患儿,基本上都能把他们的情况记住,尤其是病情较严重的患儿,哪怕多日以后前来复诊,记忆犹新。记住患者,成了儿科医生的本能。

  除了和专业相关外,儿科医生还要多一些技能。比如亲和,人们常说:医者父母心,这一点从儿科医生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每当听诊器要触碰孩子前,医生都习惯性地用手将听头焐热,当孩子哭闹不配合时,医生手中的笔就成了分散他们注意力的玩具,儿科医生都是会哄孩子的医生。再比如生理挑战,面对庞大的就诊人群,医生们训练了“12小时不上厕所”的素养,这是在挑战人的一种生理极限,但儿科医生必须接受这份挑战,背后的辛苦多少人能感悟到?

  为什么儿科医生不吃香

  在岗的儿科医生已经训练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面对患者数量猛增,他们只能靠着医德和觉悟加班加点。儿科医生荒是全国各大医院出现的儿科医生缺口大的现象,也是造成今天儿科排队的重要因素。《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城市每千名儿童儿科医师数为0.57人,农村为0.47人。根据《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所提出的,到2020年每千人口拥有0.69名儿科医生的目标估算,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042名,已直逼十万大关。在我国“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原本不足的医护人员更加捉襟见肘。

  我们不禁要问,临床医学院的学生为何不愿意选择儿科?

  王东(化名)医生读研究生期间主攻介入治疗,据他介绍,同班同学中几乎没有选择读儿科的。“首先是儿科太累,付出和所得严重失衡。”王医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儿科医生工作中时常一人面对一个家庭,付出的体力和时间成本比看成年患者多。加班加点更成为平常事,但谈及收入却难以启齿。有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我国76%的儿科医生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儿科医生付出的时间、体力是其他医生的数倍,但收入只有其他科室的46%。

  除了收入外,儿科医护人员面临的外界风险更高。王医生介绍说:“孩子静脉血管多细啊,尤其是在1岁阶段,想给孩子头皮静脉输液难上加难。”这样的客观现实考验着医生和护士的手法。“一针准,那是水平,扎到第二针,家长就开始说话了,如果这一针还扎不成功,你问问哪个护士敢下手扎第三针?”王医生反问记者。的确,孩子都是家长的心头肉,家长在带孩子就诊时往往情绪焦急冲动,导致儿科、尤其儿科急诊,成为涉医暴力高发的科室,有的儿科医务人员工作环境差,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高强度的工作,低廉的薪资,没有安全感的环境,这一方面导致大量优秀学生不愿意学医,另一个方面导致了医务人员的大量流失,同时也严重降低了医疗行业道德水平。其中较为突出的是儿科、儿科急诊。

  培养一名称职的儿科医生,只有在念完5年的基础医学后,方可再选择到儿科培训基地进行为期3年的专业学习,然后加上4年临床经验……也就是说,这么久时间才能培养出一名儿科医生。而现在全国每年仅能培养出1800名左右的儿科医生,这显然不能满足当下儿科医生的需求。值得期待的是:为适应“全面二孩”政策对儿科医生的迫切需要,教育部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儿科医学人才的培养。

  正如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儿童医院许巍等在文章《中国儿科医生面临危机:去留两难》里提到:中国儿科界现状是,有经验的儿科医师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医科学生也拒绝选择成为儿科医师,大多数学生甚至宁愿退出医疗行业也不愿成为一名儿科医师。儿科医生为什么短缺?原因很多,但说到底无非两个:钱不够、心伤了。

  医生到底算不算服务行业

  历经一夜采访,记者深深感知到患儿的痛苦、家长的焦急,更体会到了医者父母心的那份真诚。记者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医生到底算不算服务行业?

  在记者看来,所谓服务业就是有它,你可以更舒坦,没它,你也不是不能活。比如餐厅的服务员,典型的服务业,他们提供周到的服务只会让顾客觉得更舒服。但能把医生简单地归结为服务业吗?没有医生,病人只会病入膏肓,家属只能束手无策,难道自己给自己做手术?显然,医生这份职业不能单纯地归类为服务业。但在很多人看来:我花钱了,医生就得给我治,还必须得治好,尤其是面对孩子,治好还不能让孩子受半点痛苦。

  一位刚刚从澳大利亚回国休假的朋友向记者介绍了她在澳洲看病的经历。“走路把脚扭伤,又肿又痛,于是给医生打电话预约。第一次预约医生去夏威夷度假了,两周后,他的助理告诉我:医生”罢工’了。如果实在疼就给你几颗止疼药先吃着。”她介绍说,“扭伤的脚完全靠着自我疗伤,而这样的情况会出现在国内的医院吗?”

  今天,之所以众多医护工作者不愿意从事儿科,究其原因是医生的无形价值被严重低估了,儿科医生难以在工作中得到最起码的尊重。作为患儿家长,给儿科医生足够信任难能可贵,多一分理解和关爱才能让他们尽情施展医术。始终要相信每个医生都会竭尽全力地抢救病人,治不好不是医生刻意为之,毕竟这对他来说并无任何好处。在儿科医生和家长之间,都应该有一颗感恩之心,而不是互相怀有戒备心理。

  早上8时,一夜急诊结束,医生们马不停蹄地给重症患儿寻找合适的病房、床位,尽快安排他们住院治疗。一切工作顺利交接后,急诊科的医生们聚集在会议室讨论这一夜的情况……(晚报伊健)

 
来源:今晚报 责任编辑:苏拉
53K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