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本站搜索
Baidu

共享单车遇“成长的烦恼” 没有信任何谈共享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7-12-12 15:39:34

横七竖八的共享单车妨碍了路人通行,也造成了浪费。
横七竖八的共享单车妨碍了路人通行,也造成了浪费。

     滨海高新网讯 今年1月,共享单车正式进入天津,时至今日即将迎来一周年。在民众的心中,共享单车深度融入日常生活,不像是刚刚认识一年的“新朋友”,似乎已经陪伴了我们很久。从最初尝试扫码骑上就走,到全民骑车抢夺红包;从路边堆满了伤痕累累的单车,到部分运营商难以生存,用户押金难退,这一年里,共享单车话题不断。

  共享单车在天津落地后有太多经验需要总结,有太多状况需要改善,用户也有太多的难题需要解决。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如何在新时代发挥新作用?有哪些新亮点?市民在共享生活中有哪些期待?哪些要求?

  “国民照妖镜”照出了嘛

  当第一批共享单车摆上了津城街头,市民下载客户端、付押金、扫码、骑行、结账,欢迎着这位“新朋友”。此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盖津城大街小巷,一时间各色单车掀起了“彩虹大战”。共享单车的确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便利,它最大限度地解决了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共享单车引导人们绿色出行,很多开车族尝试着转换出行方式,既锻炼身体又节能低碳。除此之外,因为有了共享单车,自行车失窃案件逐步下降。当然,共享单车在为市民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时,衍生了很多社会难题,比如有些车辆成了私人专车,有些车辆被蓄意破坏,某些区域过多的共享单车还阻碍了交通出行……

  近期,各社区清理楼道如火如荼地展开,在清理过程中人们发现,杂物与往年相比发生了改变,共享单车成了被清理的主角。“光这一个楼门,清理出了30多辆共享单车,有的一层楼梯间里放了四五辆。”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仅从这些单车的成色看都是新车,不仅轮胎鲜有划痕,车座、车漆均光亮如新。“藏在楼梯间里,既妨碍通行,又影响他人使用。”工作人员对此很不满。

  对于私藏单车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有人就是为了不缴押金还能免费骑行,在小黄车采用对码锁时这种状况格外明显。还有人仅为了自己用着方便,省去找车时间。也有的人私藏单车的理由是“这辆车好骑”……于是你藏我也藏,楼梯间里藏了几十辆共享单车。“一边是单车运营公司大规模投放,一边是居民在楼道里私藏,一来一回造成多大的浪费!”居民们这样说。

  清理出的单车放置在哪里?新的问题出现了。清理的目的就是还给居民宽敞的生活环境,显然小区内已无容身之地,于是大批单车就被推上了街道。车辆将人行道牢牢占据,周围的草坪上也未能幸免;平面放不下,便采用“叠罗汉”的方式摆放。路人见状纷纷摇头:“共享单车都成灾了……”

  共享单车引发的不是社区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尤其是在市中心商务区,每到上班高峰时段,短时间内共享单车集中涌入。车一多就要抢占自行车道,自行车再挤占汽车道。再仔细观察这些单车,有的已是遍体鳞伤,有些更被开膛破肚,如果它们也有生命的话,此时肯定已是奄奄一息,垂死挣扎,并声嘶力竭地喊着:救命!

  今年初,舆论纷纷将共享单车视为“国民照妖镜”,并且对肆意破坏共享单车的丑陋现象上升到国民素质层面大加挞伐。时至今日,回过头盘点,“照妖镜”仅仅照出了民众素质吗?共享单车存在的问题,绝非国民素质或道德所能承载。城市规划、道路设计并未预见到这个新生娃的出现,城市管理者们也在为如何维持秩序整天挠头。单车公司跑马圈地、过量投放、管理粗放、不顾社会维护,更为共享单车成长增添了不少烦恼。

  资本盛宴落幕用户被迫买单

  今年春天,正是共享单车大规模进津拓展业务的黄金期。深绿色的快兔、淡绿色的酷骑、蓝黄相间的永安行,再包括摩登单车、哈啰单车、小鹿单车……津城一度红、黄、绿、蓝、白凑齐。但好景不长,马路上最常见的共享单车只有两种颜色——橙色和黄色,曾经七彩斑斓的共享单车在这个冬天过得并不如意,在经历过市场监管的步伐后,热闹的资本市场终究迎来了久违的资本寒冬。

  酷骑单车是第一批闯荡津城的单车品牌,0.3元/半小时的低廉价格加之免费10次骑行的优惠力度,让它“吸粉”无数,人们纷纷押上298元押金,换来骑行的便利。酷骑(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在天津市交通运输委的备案资料显示,该公司在天津投放了近10万辆单车,虽然他们至今没有对外公布天津地区的用户数量,但管理部门估算,至少有10万以上市民在这家公司存有押金。

  从7月开始,酷骑单车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当时酷骑公司发表声明,称原因是酷骑App上线了一批新功能,由于时间短,功能更新频繁,系统出现不稳定,导致部分用户退押金迟缓。到了8月,酷骑单车押金无法退还问题愈发严重,进而演变成用户挤兑押金,令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这成为酷骑单车困局的导火索。事件依旧在发酵,9月押金全部退还完毕的承诺最终落空,到了11月中旬,酷骑单车干脆连“退款信息”的界面都消失了。

  市民何先生一直向酷骑公司讨要押金,但时至今日依旧悬而未决。“一直申请、不断地申请,酷骑公司拖了又拖。”何先生介绍说,“拖延的那段时间,他们每天返给用户免费用车券,连车都找不到,要券干嘛?”酷骑公司挑战着用户的耐性,“298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这口气憋得难受,我甚至想弄一辆车回家,砸开车锁归为己有。”

  包括本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联合帮助用户讨要押金,压力之下,11月19日,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向用户发出了一份通知:酷骑单车因为经营原因,已委托四川一家公司代为运营,而选择退押金的用户需要到成都高新区办理退押金手续,不方便到场的可以拨打退押金专线。然而,刚刚看到一丝曙光的何先生连续拨打退款专线,要么一直处于占线状态,要么干脆没人接听。记者尝试拨打,结果一致。“为什么要让客户自己申请退押金?酷骑自己就掌握大数据!为什么这么多用户就3部手机打发?显然他们缺乏诚意。”何先生说。在记者调查中还发现:酷骑(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已于今年11月7日完成了经营场所的变更,从南开三马路更改为南开区一处居民楼,这是否意味着酷骑在津已宣告落幕?是否意味着押金问题从此将无人担责?

  对于这家企业经营过程中遇到的是是非非,百姓们并没有兴趣过多关注,市民关心的是押金何日能够完璧归赵。“资本盛宴落幕,用户被迫买单。”这是何先生给此次酷骑事件留下的评语,透过这件事,我们看到了用户对车企的信任受损,对整个共享经济都会造成难以逆转的损失。

  没有信任何谈共享

  据国家信息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实现市场交易额达到了3.45万亿元,同比增长103%,平台企业的数量也已经超过了1000家,参与分享的人数达到了6个亿,提供服务者的人数约6000万左右。未来几年将继续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发改委预测到今年年底,我国共享经济的交易规模将达到4.5万亿元。共享经济被赞誉为新时期的中国名片。进一步的支持和引导共享经济健康快速发展,在共享经济领域培育形成更多的新的增长点,形成更多的新动能,这是我国大力推动共享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英国《金融时报》经济学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曾提出,经济繁荣需要信任也促进信任,信任是共享经济成功的秘诀之一。今天共享经济之所以初见成效,不是因为互联网信誉系统的伟大,而是“因为大多数人不是骗子”。采访中很多市民聊起共享单车时,关注的焦点就是彼此的信任。共享的前提是一种信任,如今更多企业只为逐利,而忽视了信任在拉动经济增长与进步中的重要性。部分共享单车企业缺乏最基本的信用,在这个信息透明的时代将很难生存,有朝一日即便迎来转机,也很难挽回用户的信心。个人征信体系有污点,同样需要加倍努力加以弥补。在一个开放的且相互付出的平台上,那些规则的破坏者、滥用资源者会很容易地被淘汰。

  日前中国消费者协会召开共享单车企业公开约谈会,就消费者普遍关心的押金和预付金存管、车辆投放与运维等问题约谈相关企业。中消协建议共享单车企业要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主动采取技术性保护措施,确保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对于企业收取消费者的押金和预付资金,要采用安全透明的资金监管方式,确保消费者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

  除了信任,企业的社会担当不容忽视。前些年,国内众多城市纷纷推出了公共自行车(有桩),现如今,公共自行车不得不面对短命的现实。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共享单车一出来就在全国各地受到热捧,原因在于:两者并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限制公共自行车发展的根源是停车桩,使用停车桩虽然有利于秩序的维护,但会让用户觉得不方便,而共享单车恰恰避开了停车桩,避开之后又会给城市管理、交通畅通带来障碍。破解矛盾的方法是共享单车企业需要担负应有的责任,车企赚得的利益是基于城市管理的诸多难题之上,只有摒弃过量投放、管理粗放,才能让共享单车走得更远,才能构筑起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没有信任,没有企业担当,何谈共享?(晚报伊健)

来源:今晚报 责任编辑:苏拉
53K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