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7年07月14日星期五   
本站搜索
Baidu

致敬!持续高温下的劳动者 城市里最可爱的人们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7-07-14 09:50:14

    滨海高新网讯  持续高温,酷暑难耐。自8日开始,本市连续出现35℃以上高温天气,部分地区更是超过40℃。

  热浪包裹,站着不动都会大汗淋漓。然而,总有一些人因为工作性质或工作岗位的特殊性,他们难以享受空调的清凉,必须在高温下或者常人难以忍受的环境中工作,为了这座城市的平稳运转,为了更多市民的正常生活,头顶烈日,挥汗如雨,默默值守,任劳任怨。

  他们中,有电力抢修工、有邮政投递员、有机场地勤人员、有机车检修员……他们忍受高温“烤”验,汗水浸透衣衫,坚守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以一份执着和敬业,做着“不平凡的付出”。

  酷暑中,多名编辑记者深入一线、深入基层,用心记录、用情叙写,挖掘这些来自现场的新闻富矿,以“走转改”的热忱,把这些真实场景生动地呈现给读者。一位记者采访后感叹,“采访忙碌在80℃高温火车头内的机车检修员,我真真切切知道了什么叫汗如雨下!”也正是这样的亲眼所见、亲身体会,让记者深刻体悟到“走转改”的真谛、“在现场”的意义。

  记者记录到的也许只是众多值守者的工作片断,然而他们的付出远远不止于此。他们每一个人都值得我们真诚地道一声感谢,说一声,“辛苦了!”


王金来检查机场道面情况

  机场场道养护工

  “烧烤架”上的守护者

  最近几天,本市迎来持续的高温天气,对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飞行区管理部场道养护工王金来来说,不仅仅是热这么简单——夏季是路面病害高发时期,沥青道面硬度下降,水泥道面容易起拱、龟裂,这让他的工作压力随之增加。

  入伏之后,早上的天气就已经非常炎热,记者昨日采访时正赶上天津机场为一线员工发放山楂、金银花、冰糖等防暑降温用品。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后,王金来和其他5名同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上午和下午都得喝这个,这是硬性要求,就怕中暑。”王金来笑着说,“别看我们有时坐在车里能开空调,但在飞行区内车速有限制,开一个小时都感觉不到凉风。到了重点区域,必须要用眼睛近距离观察、用脚步量。”

  作为飞行区道面的“守护者”,场道养护工的工作至关重要,道面的洁净平整是航空器安全起降、滑行的关键基础。在王金来的工作场地——天津机场500多万平方米的飞行区,他和同事们要24小时不间断地巡视跑道、滑行道、停机坪等区域,发现道面问题及时清扫、维护和抢修。

  开阔的停机坪上毫无遮挡,暴晒是场道养护工每天面临的工作环境,这里的体感温度能够达到四五十摄氏度,人就像被放在“烧烤架”上。看情况、量尺寸、修破损、清异物……遇到可能出现问题的路面,他们一次次蹲下身子查看,并不时通过对讲机和其他同事沟通情况,巡视了一段时间后,几名工作人员已是满头大汗。

  在检查一处道面裂缝时,两名工作人员用自喷漆对这一区域进行标记,随后拿出快速修补材料和抹子等工具,蹲在地上开始修补。20分钟过后,这处裂缝就变得十分平整。

  “家里的院子可能都没有机场干净,我们的道面连一粒石头子儿都不能有!”王金来告诉记者,有时候飞行区内会有风筝、气球等异物飞进来,他们就要迅速到达点位清除,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每个人的“必备技能”。

  经过太阳直射,机场的道面已经非常烫手。“地面有多热?有时候我们出汗,工服都湿了,放到地上不到两分钟肯定干。”王金来说。

  每名场道养护工一次值班时间是24小时,只有吃饭时能够稍作休整,遇到较为复杂的维修,还要利用夜间航班较少的间隙抓紧时间作业,一天下来,每辆工作车的行驶里程都在100公里以上。


机车检修员检修列车车头

  铁路机车检修员

  “烤箱”内的“机车医生”

  80摄氏度高温的火车头内,北京铁路局天津机务段的机车检修员正在忙碌着。因为承担着途经天津站的所有普快和特快列车车头的检查和维修工作,确保火车头经过长途运行后,能够安全地再次执行新任务,他们也被人称为“机车医生” 。

  早上9点,阳光炙烤着大地,气温直逼35摄氏度。记者跟随机车检查员刘金伟进入一列机车动力室,只见车厢内满是设备,留给检修人员的只有一条一人宽的小过道。过道的一边是被太阳炙烤过的机车外壳,另一边则是刚刚停转、烫的让人不敢摸的柴油机,滚滚热浪笼罩着封闭的车厢,犹如一个大烤箱,气温骤然上升到82摄氏度,不到三分钟,衣服全部湿透。

  “机车入库后,要马上投入检查,柴油机、电器设备、制动系统、传动系统,哪个环节都不能放松。”刘金伟头戴安全帽,手拿铁锤,一路敲敲打打,听声音、看痕迹、找故障,一丝不苟地排查着机车内数千条线路和上万个螺丝,汗珠不断地顺着脸往下流,他却始终顾不上擦一把。“第五气缸的废弃支管处跑烟,一定是管口的固定垫破损了。”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检查,车厢内故障排查工作顺利完成。为提高工作效率,刘金伟一路小跑,将故障信息交接给维修人员后,又匆匆前往车辆底部进行查验。

  9点30分,维修员周磊、张林接棒而来,他们头戴探照灯,身穿长裤和牛仔外套,手戴绝缘手套,全副武装进入设备间。“因为要在高温的柴油机附近工作,稍不留神就会灼伤,要做好保护工作。”说着,二位师傅身手灵活地爬到柴油机顶部,蹲在狭小的空间内进行作业,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淌,滴在机器表面上,瞬间就被高温烤干了。只见他们四手配合拧下螺丝,在引导配件入位后,又借助扳手等工具仔细地将螺丝装好。奋战了近十分钟故障排除,二位师傅则像从水里捞上来一样,脱下厚重的外套,里面的衣服湿的能滴下水来。“热归热,但我们必须保证检修的标准和质量。”周磊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绝不能让任何一辆机车带病运行。

  10点20分,室外温度达到38摄氏度,这台机车的“体检”工作全部完成,带着一身汗水和油泥的检修员们站在太阳底下长出了一口气:“外面真凉快!”

  据了解,暑运开始以来,天津机务段每天需要检修的机车由18对增加到23对,为保障暑期运输安全稳定,检修人员争分夺秒,全力拼搏,在做完简单的交接手续后,来不及多凉快一会儿的他们又投入到下一场“战斗”中。检修员们告诉记者:“只要能将旅客平安送达目的地,我们的辛苦就没有白费。”


电力员工进行带电搭火作业

  滨海电网带电作业员

  绝缘服里“蒸桑拿”

  “锡才,你再核对一下线路接头与导线的相序,千万不要接反了。”

  “邵班,你放心,我和锡才已经检查过了,没问题。”协助刘锡才进行带电搭火的周庆琪,扯着嗓门回应班长邵贵彬的提醒。

  前天入伏首日,火辣辣的太阳一早就直射大地,滨海新区的户外热浪滚滚,市民纷纷躲进空调房间避暑。前一日,滨海电网网供负荷刚刚创下历史新高。

  9:30,天津滨海供电公司6名带电作业人员顶着烈日,准备对航城线航28线路进行带电搭火作业,为天津生态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送电。

  严密布置好现场围栏、用电阻表测量绝缘服耐压情况良好、测量现场风速符合工作条件……10:00,两位作业人员换上3毫米厚的绝缘服,戴上三层手套和安全帽,系好安全带,一小会儿,额头上就渗出豆大的汗珠。

  在烈日炙烤的作业现场,杆塔、导线热得烫人,整个带电作业车仿佛也要被太阳融化了。在邵贵彬的指挥监护下,带电作业车张开“臂膀”缓慢调整着位置和角度。“小心,慢慢移……停!”邵贵彬大声喊道:“注意保持人体与10千伏带电体的规定安全距离。”

  调整好位置,斗臂里的刘锡才仔细对带电导线进行绝缘遮蔽,然后利用并钩线夹,依次搭接正在运行的三根导线。一个小时快过去了,他娴熟的动作开始慢下来。整套绝缘服重达2.5公斤,这么热的天,作业人员的体力消耗很大。站在杆下的邵贵彬喊道:“需要换人吗?”“还行,快结束了!”

  11:00左右,两位工作人员顺利完成搭接作业。随着带电作业车的绝缘斗臂,作业人员缓缓降落到地面。当他们脱下密不透风的绝缘服时,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里面蓝色的工作服全都湿透,紧紧地贴在身上。

  “空中太热了,感到阳光都刺进皮肤里,再加上作业一使劲,汗水就不停流淌,绝缘手套里的线手套都湿了。”刘锡才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并接过矿泉水一口气喝干。

  “为保证作业安全,我们每半年就要对带电作业工具进行耐压试验,作业过程中,专责监护人更要进行不间断监护,一旦发现不安全动作,立刻进行制止,谨防人身触电或串入电路。”邵贵彬说,滨海供电公司严格标准化作业现场管控,全力保障滨海电网度夏期间安全稳定运行。


值班站长林超疏导乘客

  地铁、轻轨一线职工

  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10:20,地铁运营公司李明庄车辆维修基地,2号线月修班组工长阎晓冬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忙乎大半天了。戴着安全帽、防尘口罩、绝缘鞋、手套,全副武装地钻在列车底部,对各个零部件逐一排查。等他从车底下出来时,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维修工都知道,检修列车底部和顶部最辛苦,底部空间较小、空气不太流通,顶部则温度高。这时,那里已经40多摄氏度了。“我们肩负着保障地铁正常运营的使命,任何时候都不能有丝毫懈怠”,阎晓冬憨笑着说。

  13:00,津滨轻轨客流第一大站——塘沽站,记者搭乘的列车准时入站。但见一身工作服的车务人员一如既往地在站台上迎来送往、巡检设备。“太热了!赶紧离开!”下车乘客不约而同疾步“逃离”那炙热的站台,唯有一身湿透的车务人员仍有条不紊地照常工作。此时,站台温度早已超过40摄氏度。

  和地下站台不同,高架站台虽有顶棚不必在骄阳下暴晒,却又恰恰因顶棚构成温室效应,让人感到格外闷热。大汗淋漓的值班站长林超忙里偷闲告诉记者,暑假以来,塘沽站的旅游客流较往常增加了一二成,很多去洋货、外滩、航母、极地海洋馆的游客都从这里上下车,“公共交通服务是展示城市形象的第一张名片,我们必须做好,以贴心服务为乘客在炎热中送去一缕清凉”。据林超介绍,塘沽站有近60名车务人员,都是“80后”“90后”,大家分班轮岗,高温下轮岗的频次加密了,一般半小时左右,这几天基本上出岗几分钟就全身汗透,但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记者看到,该站台B厅二层和一层自助购票机前都设有党员先锋岗,客服中心则设了雷锋服务岗。林超说,他们把党建融入到日常工作中,党员争先奉献已成风气。这位站长又自豪地补充:“在整个轻轨高架车站一线工作的车务人员有729名!”

  下午,东丽区警民路附近,地铁10号线万山道站施工现场,四十来名工人正在紧张忙碌着,有的在绑扎钢筋,有的在支模,还有的在浇筑混凝土,他们个个汗流如注,肤色深沉。该项目的项目经理、天津路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王兴华告诉记者,万山道站是地铁10号线最早施工也是目前为止施工进度最快的地铁站,为保证工期进度和员工健康,高温天气下他们调整了作息时间:早晨4:30到上午10:30、下午3:00到7:00。即便如此,下午3:00以后天气依然很火爆,这不,现场备好了绿豆汤、西瓜、防暑药水等,“按计划,8月初就可以开挖基坑了”。

  此时,时针指向16:16,现场温度检测仪显示:42.4摄氏度。


邮政投递员在送件途中

  东楼邮政投递局投递员

  满载“热”情的信使

  昨天一大早,记者来到坐落于河西区的东楼邮政投递局,看到这里已经全员到岗,正在召开每日的投递班前会,局长潘民权正在给每位投递员安排当日的投递任务,并再三强调高温下必须注意邮件安全和自身安全,从思想上为投递员们“降温”。

  8点半左右,太阳升高了,气温更升高了,桑拿天发威了。这时候,投递员们已经基本完成了邮件和报刊的分拣,将各自负责投递的信件和报刊装进了邮袋,然后他们拎着沉甸甸的邮袋,吃力地放到了电动车或自行车上,开始了他们一天高温下的投递作业。

  陈涛是东楼邮政投递局的一名普通投递员,曾多次获得天津邮政系统投递技能练功比武第一名,日均投递量达到170余件。这些天的高温天气,也正是邮件投递的高峰期,为了提高投递量,陈涛每天提前到班,提前分拣邮件和报纸。昨天8点半,陈涛驮着沉甸甸的邮袋准时出发了。“我今天争取在早班段把居民小区和片内大厦的件投完,因为我负责天津外国语大学的投递任务,12点前我要准时到,趁着学生们午饭前的工夫把校园邮件投递完。”陈涛说得容易,但做起来难度可想而知。

  上午,陈涛骑着车一会儿穿进了利民道上的景兴里,一会儿又穿进了福建路上的南华里;一会儿又停在了恒华大厦前,一会儿又停在了精晶大厦下。一封封信件,一个个邮包,一张张报纸,从他手里投递到居民家里,送达到企业单位。两个小时过后,再看到陈涛,他的工作服早已被汗水浸透,他带的一大瓶冰水早已喝光。快中午了,陈涛顶着烈日准时到了天津外国语大学,开始了学生邮件的分发。“客户的满意,就是我高温下工作的最大动力。”陈涛说。

  据了解,针对这些天高温气候,为加快投递效率,缩短投递员外部作业时间,本市邮政实行了“接力投递”,由内勤人员将投递员无法一次带走的邮件送到投递点,投递员无需回局取件就可继续投递,最大限度缩短投递时限。


李旭在停车间隙补充水分

  48路无空调公交车司机

  再热再累也得有人干

  “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像下了火。”老舍先生这句对盛夏天气的描述用来形容昨天的高温闷热再合适不过。

  13日11:45,48路驾驶员李旭像往常一样从洪湖里的家走路来到咸阳北路公交站。短短10分钟路程,天蓝色工作服肩膀部分已经出现汗渍。

  正是普通人吃午饭的时间,正午的阳光肆无忌惮地蒸烤着大地。为了12:30准时发车,李旭在家提前用过午饭,早早到达车队,对车辆进行例保和清洁。

  李旭所开的48路车,是一辆没有空调的双层公交车。车门一打开,一股比在露天处还要闷热的气流迎面扑来。

  李旭麻利地上到车厢二楼,逐一将车窗打开通风。在闷热的车厢里,仅2分钟的开窗动作,李旭的工装就被汗水湿透。

  此时,在场站为车辆外壳做清洁的工作人员也是满头大汗,一边清洁着车辆一边开玩笑地说:“谁能在这场站里呆上半小时,我出1万块。”

  12:30,车辆准时发车。

  车外37℃,车内温度却超过45℃。李旭唯一的纳凉工具就是挂在驾驶位上方的一个小电扇。虽说是有电扇,但气温太高,扇叶又太小,几乎感觉不到凉爽。李旭的驾驶位一直晒在阳光下,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他晒得黝黑的额头、脖颈往下流。

  “师傅,这多热啊,受得了吗?”宁城楼站上来一位中年男乘客问道。

  “咱这是公共服务行业,再热也得坚持,毕竟没有车会影响大家出行。”李旭憨憨地回答。

  “车跑起来还好,最怕上下乘客和等灯时,没有一点儿风,太阳烤得人受不了。”李旭说,“我还算比较抗热,队里有一位老师傅,开双层车时,前胸后背起满了痱子,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李旭例常排班是从正午到晚高峰,正是夏季一天中最为炎热的时段。今夏又热得早、温度高。对于乘客来说,也许就坐几站,但对于李旭,一跑就是好几圈,对身体素质和意志品质都是严酷的考验。为了让身体更加耐热,李旭坚持锻炼,不管多热,都走路上下班,到老丈人家,也都是徒步。

  “身体上倒是没有吃不消,就是感觉热得太难受。特别是上周六,那是我感觉最难受的一天,不仅天热,湿度还特别大。开车时,周围都是热气在蒸我,心想着别再变成”烤乳猪’了吧,但是那天也坚持了下来。”李旭打趣道。

  也许有人会问,天津大部分公交车都换成了空调车,为什么还有司机冒着高温开车呢?

  环通车队副队长刘玉解释:“47、48路双层车是巴士公司唯一支持月票的常规线路,如果不跑双层车,就会影响到月票乘客出行。所以必须得有这个车,也必须得有人开这个车。”

  李旭爱人心疼他,也曾劝他向领导反映调到空调车运营,可他却偏不。他说:“我不开,就得有别人开。”

  车行至西青道站,一位乘客许是等车热得难受,上车后抱怨道:“怎么等那么久才来。”

  衣衫已经湿透的李旭依旧和颜相对,跟乘客解释:“让您久等了。现在,双层车在早高峰是6到8分钟一班,平峰时段,与空调车发车配比是发两班空调车中间发一班双层车。因此双层车平峰时段可能会等候时间比较长,您别着急,既然来了,就塌下心来坐好,越着急就会感觉越热。”

  公交司机正是“好汉不愿干,赖汉干不来”的行业,辛苦不说,更要有十分强烈的责任心。在这个岗位上,特别是没有空调的线路,司机的离职率特别高。刘玉拿出一本厚厚的驾驶员岗前培训教育记录给记者看,“有的司机刚参加完培训就因为受不了苦而离开了,我们线路司机离职率几乎是全市线路中最高的。能留下来的,都是意志品质十分优秀的。”

  14:40左右,李旭驾车回到咸阳北路车站,稍作休息,继续投入到下一圈运营。


排练中的青年志愿者

  全运会青年志愿者

  汗水映照最美青春

  随着第十三届全运会的脚步越来越近,参与志愿服务的青年志愿者们已经陆续到岗,连日来的高温天气,更是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参与志愿服务的热度。

  前日晚7:00,在天津大学新校区体育场,虽然没有白天的艳阳高照,但天气依旧十分闷热,走几步路衣服就会被汗水浸透。2000多名大学生志愿者集结在一起,为全运会开幕式表演进行紧张排练。从6月中旬开始,这些志愿者一遍又一遍地熟悉动作,挥洒汗水,只为在开幕式上呈现最美一瞬间。“刚开始几天,我们每天早上6:00到10:00,下午5:00到晚上9:30,各排练一次,最近天气太热了,排练时间改在了晚上。虽然每次排练结束,大家伙的衣服都是湿漉漉的,但能参与国内高级别的赛事,觉得也是自己的荣幸。”叶佳林是南开大学电子信息与光学工程学院即将升入大二的一名学生,为了参与全运会开幕式表演,他放弃了暑假回重庆老家陪父母。他说:“参与全运会不是每个人人生都会有的经历,对于我而言,这就是宝贵的财富,会成为青春中最美好的记忆,即使再累,也觉得值!”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群为开幕式默默奉献的大学生志愿者,正在用另一种方式诠释着全运会精神!还有一部分青年志愿者已投入到全运会测试赛的志愿服务中,在场馆里同样挥洒汗水,用热情服务诠释“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他们将成为全运会赛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日报 孟若冰)

来源: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阿迪拉
53K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