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过度消费爱心打悲情牌 农民还能受益多久?

中国网中国视窗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6-12-16 12:05:26

日前,一则“拯救蓟州苹果!5万公斤低价直销,帮果农度过寒冬”的自媒体消息在微信朋友圈疯转,5天后,这条消息的阅读量达到3.3万人次。不少津城市民看到后心生同情,觉得农民不容易,纷纷下单购买。有的市民一下子采购三五箱甚至十箱,而小编的回复中总是有“感恩有你,谢谢支持”的语句。

这条消息引起了记者的关注。去年初冬,蓟州苹果滞销也曾牵动市民的心,当时,市内的不少机构、公司、协会和志愿者慷慨解囊,大手笔采购“爱心苹果”,帮助果农渡过了难关。

今年,蓟州的苹果难道再度滞销?年复一年,难道果农一直要靠这种救助式的销售生存下去?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展开了调查。

蓟州苹果滞销有点以偏概全

发布“拯救蓟州苹果!5万公斤低价直销,帮果农度过寒冬”这条自媒体消息的,是本市一家销售冷鲜食品的连锁公司,旗下有15家直营店。这家企业创建了微信公众平台,不时发布一些指导消费者购物的信息。

文中说

今年,蓟州区几百户村民仍未售出的苹果总量加起来有几百万公斤。消息还举了一个例子——柳官庄村民老郭,种植了40亩苹果,现在还有一大半没有卖出去,采摘的苹果用棉被捂着,以防被冻。该消息附上了一位农民在堆放的苹果前愁眉不展的抽烟照。接着,消息还带着2016年“ 第一网红”papi 酱的动图,这位“网红”用双手比划一个爱心的形状,意思是大家要献爱心买苹果。

记者直接找到柳官庄村的老郭,以验证消息的真假,他正在忙着指挥合作社的村民分装苹果。他对记者说:“前天发布的消息,微信平台那边卖了6000公斤。今年我的富士苹果成熟得晚,采摘下来没有卖出去的有10万公斤左右。消息发布后,这两天打电话订购的多了起来,但总体上感觉压力还很大,到最后不一定能卖完。”

老郭提起今年种苹果可能不赚钱甚至亏钱,语气就有些哽咽。记者小心询问,为什么今年可能亏钱?他无奈地叹气:“今年我种苹果成熟得比别人晚,没及早上市。还有一个原因是残果率高,达到35%左右。一旦残果过高,四五角钱就往外卖。即使好果都卖出去了,也可能亏损。”除了上市晚,残果率高,老郭还提出,近年来人工费用不断攀升,因为是承包土地种植苹果,“得雇人施肥、操作、采摘、分拣等,工费开支超过20万元,进一步拉高了成本。种苹果今年很可能要亏钱。”老郭说。

而村支书郭巨印说:“我知道村里有苹果卖不出去的事,但是只有一两户吧,其他村民早就卖完了。微信上传的老郭家的没卖出去,哪有百万公斤?也就10多万公斤,这两天卖了一些,剩下的恐怕只有不到5万公斤了。”据郭巨印介绍,柳官庄村有1800口人,500来户,百十来户种植苹果,年总产量也不过40万公斤。小家小户产出的,早就卖完了。

对微信上有关蓟州苹果滞销的说法,蓟州区农产品协会秘书长刘秀梅表示质疑:“今年蓟州苹果根本不存在滞销现象。苹果产量是一年”大年’,一年”小年’。去年”大年’,产量高,但品质不太好。今年产量少,品质高,根本不愁卖。我们联盟平台上推介的苹果,很受超市、酒店和公司团购客户欢迎,可以说有点供不应求。”刘秀梅说,个别果农的产品滞销,有特殊原因,说蓟州苹果普遍滞销就以偏概全,夸大其词了。

“悲情牌”只是营销套路

谈及“拯救蓟州苹果”的消息,刘秀梅直言:“ 用” 拯救’的说辞,非常不恰当。今年在我们蓟州区,好的苹果是不愁卖的,没必要打”悲情牌’营销。”刘秀梅过去几年一直在集合蓟州的特色农产品,通过网络,线上线下向外推广,还建立了自己的微信客户群,取得了非常好的销售业绩。

过度消费爱心打悲情牌 农民还能受益多久?

西龙虎峪镇柳官庄村村民在分拣苹果。李鸽 摄

今年“双11”期间,蓟州水果组合品种日销量达到5000箱以上。11月26日,蓟州区还举办了一场线下对接活动,当日,一些大型酒店现场采购,品质好的苹果、酸梨、红果等均被一抢而空。

前述柳官庄村民老郭的苹果,品质也属优良。此次微信平台上发布的“拯救蓟州苹果”的消息,实际上是自媒体平台的一次营销策划,总共为老郭卖掉了1.1万公斤苹果,每0.5公斤2.45元,属于平价销售。今年,除了上述微信平台,蓟州本地的一家自媒体微信号也销售过老郭的苹果,陈述相对客观,突出的是“匠人”精神和苹果的品质,而不是“拯救”这样的悲情。老郭说,他也和一家农业科技公司合作在线上销售苹果,也没有打“悲情牌”。大家都想帮老郭,只不过有的自媒体平台帮过了劲儿,老郭对此表示感谢,但事先确实不知情。

近年来,“悲情营销”成为农产品市场的一个景观,确实能迅速调动各地爱心网友的购买力。那么,这种“悲情营销”的售后效果如何?

记者在一家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网络社区看到,不少消费者在投诉。爱心网友“朱小红”发帖说:“本想着帮农民减少负担买的,结果收到货后发现这个所谓帮助农民解决问题的平台就是个骗子,利用人们的爱心在挣黑心钱。收到五个黄花梨,有三个是坏的,你说要是在运输途中坏的我还能接受。可收到货以后一看,明明就是从树上掉下来摔坏的,结果还寄给我们。有这样的吗,你寄个烂果子来有意思吗?”在这则投诉帖子的后面,还附上了三张图片,图上的水果破烂不堪。有6位网友跟帖发言,其中4位网友都对这种“悲情营销”不满,他们都在该平台买到了低品质的农产品。

网友“岁月”反映,在献爱心营销活动中,他买到了往年的陈米。网友“刘刚”反映,上次献爱心买橘子买怕了,以后这样的献爱心活动还是留给别人吧。网友“夏卫华”表示,我买的也是坏的烂的,善心被蒙灰了⋯⋯网友“海鹰”说,和我一样收到的都是垃圾货,原本出发点是做点好事,可太让人失望了。

这样多的投诉,可见“悲情营销”已经过度消费了爱心。

刘秀梅也指出,蓟州农业是小而精,真正好品质的农产品,根本不会存在滞销现象。或者有客商上门来收,或者到农贸批发市场待价而沽。酒店、超市争着要,优质优价是市场的一个基本规律。“现在一些网文所推的”拯救’活动,事实上,对高品质的苹果是不公平的竞争。这种悲情营销,对消费者可说是一种”道德绑架’,是不文明的商业行为。”

破解难题有多条路径可走

针对村民老郭遇到的问题,刘秀梅表示理解,她提出建议,其实苹果刚采摘下来,口感并不好,吃起来有些酸涩。采摘下来存储一段时间,糖分转化后会有香味而且口感更佳,到那时再卖,可能会更好。“从往年的苹果价格走势看,在上市高峰期较低,后逐步走高,到圣诞节、元旦等节日,需求增长,一直增长到春节前,那时候价格最好。”刘秀梅说,“在我们这边,有一部分村民家里确实还放着苹果,但这绝不是滞销,而是村民们精明了,想等个更好时机更好的价格。”

过度消费爱心打悲情牌 农民还能受益多久?

华北最大的农产品集散地红旗农贸批发市场内的苹果商户。李鸽摄。

村民老郭现在还有3.5万公斤的苹果存放着,刘秀梅建议老郭慢慢往外卖,现在蓟州城区以及各镇,都有个体户投资建设的保鲜库对外出租,可以把果子存放在库里,不用担心腐烂变质。

在西青区红旗农贸批发市场,记者采访了同样来自蓟州区的农民王建名,他原住别山镇,家里种了4亩苹果。2012年,他的儿子考上了市内一所大学,就在西青大学城内。在来校看望儿子的间隙,他看到红旗农贸批发市场内有人批发苹果,外地客商都来采购,当年他就把家里的苹果全部运来销售。

后来,王建名了解到,有一些大的批发商,从山东烟台、新疆阿克苏等地大规模采摘苹果,存在王顶堤水产批发市场附近的保鲜库,一点一点往外卖。“我也花了一部分钱投资,按照这种方式经销苹果,3年来赚了40多万元,在华苑买了房子。4年过去了,孩子已毕业,在海泰高新区附近上班,我们在市内安了家。”

过度消费爱心打悲情牌 农民还能受益多久?

拉苹果的大车排队进入红旗农贸批发市场。李鸽摄。

除了存放保鲜库错开上市高峰,在价格更好的行情下出售外,刘秀梅指出,天津也建立了很多农产品深加工企业,例如苹果和酸梨都可以加工成果酒,“从苹果到果酒,价格有几倍的提升。”记者在天津农科院林果研究所下属的果酒公司采访,工程师刘明(化名)正在发酵车间巡查,他介绍:“去年苹果大量上市的时候,蓟州区有公司委托加工了10吨苹果酒。今年,苹果并不滞销,酸梨则有滞销现象,有一些公司委托我们加工酸梨果酒。农户完全不必为滞销担心,将水果委托给我们深加工成高附加值的产品,收入只会增加不会下降。”

同样是农户,王建名现在不种植苹果,而是选择在商场上打拼,成为经销苹果的大户。老家的几亩苹果地,他已出租给别人种植,像他这样精明的农民并不鲜见。打开山区农产品销路是“国家级”难题。今年,“悲情营销”为老郭多销售了1万多公斤苹果,但明年呢?在蓟州其他山区乡镇,或许还有果农老李、老赵也会遇到老郭这样的难题,都指望消费者献爱心助销吗?刘秀梅认为:“悲情营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农户可以存放保鲜库错峰销售,注册商标提升品牌知名度,寻求深加工等,以优质获高价,挖掘农产品的附加值。”或许,这才是可走的路径。

 

来源:问津 责任编辑:阿迪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