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6年07月26日星期二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整形机构暗藏风险 一招变“校花”?伤财更伤心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6-07-26 17:40:45

晚报李鸽

    滨海高新网讯   暑期是整形美容的旺季,整形美容机构借机揽客,诸如有所谓的“校花计划”,宣称能让学生在暑假大变脸,一招变“校花”。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很多消费者分不清生活美容和整形美容的区别,一些不具手术资质的机构超范围经营,暗藏着风险,当前整形美容市场亟待规范,整容失败变毁容的案例并不鲜见。

  爱面子最终毁了“面子”

  18岁的女生依娜(化名)家住南开区鼓楼附近一个高档住宅小区,如今已经休学,而且决定以后不再上学,原因就是整容失败,让她觉得“没脸见人”。

  说起整容失败的经历,依娜咬牙切齿,既恨商家无良,又恨自己无知。“我现在的生活完全变了样,同龄人正在享受的青春和快乐,对我都是奢望,我不想再去上学,也不确定以后能否进入职场,就想待在家里,怕曝光,怕见人。”依娜说。

  依娜原来是本市一所高中的学生,由于身材偏胖,同学们都以异样的眼光看她,这让她很伤自尊。同班20多名女生,放学后大多被男生邀请看电影,吃饭聚餐什么的,玩得很嗨,而她却一次也没有接到男生的邀请。即便是在体育课上,做一些小游戏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和她分在一组。与她坐同桌的同学不断要求换座位。各种嫌弃,让她感到落寞伤心。

  伊娜在沉默中忍耐,在忍耐中煎熬。

  高二的暑假,依娜无意中看到了一家整形美容机构的广告,宣称启动“校花计划”,可以让女生立即变美,看到这个广告,依娜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了。她很想成为校花,“哪怕享受一天做漂亮女生的感觉,也是一种梦想。”依娜说。

  依娜先后了解了多家美容机构,“说实在的,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想变美需要做哪些手术,咨询整形医院后,发现医生推荐的手术有10多种,综合花费超过50万元”。在考察中,依娜还发现,天津市场上的美容机构还真不少,有的在写字楼里,有的在大型医院,部队医院也有整形美容机构。

  后来,依娜选择了一家美容机构做了腿部抽脂手术,手术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腿部确实比原来瘦了。在这一过程中,依娜又做了“瓜子脸”手术,“由于原来是国字脸,这个脸型是男生倒是不错,但是女生看起来不够温柔漂亮。”依娜说。

  整形手术需要将面部两边的下颌骨分别“削”去一块,这样脸型就会有所变化,成为“瓜子脸”。手术结束后,依娜发现下巴会时常松动、脱落,这让她非常恐惧。有时候说着说着话,下巴就不能动了。吃饭的时候嘴巴张得大一点儿,就不能合上。依娜咨询骨科医生才得知,她的下颌骨已严重受损,非常薄,因此挂不住下巴,而且无法修复,因为很难将“削”掉的骨头再重新接上。过了半个月左右,依娜的两腿也出现了不一致的现象,一条腿很纤细,另一条腿却开始反弹,又变回粗壮的从前。

  依娜一怒之下,将这家美容机构告上了法庭。然而由于取证难、鉴定难,最终只能达成庭外和解,美容院仅赔付了手术费的十分之一左右,5万元。

  不能朗读,甚至不能大声说话,吃饭时也需格外小心,走路姿势成了“跛脚”,依娜感觉太没面子了,黯然选择了休学。

  下一步,依娜也没有复学的打算,在父母的资助下,依娜决定开一个小超市讨生活。“我现在看到穿校服的学生格外羡慕,我多想变回从前,那时即便不漂亮,我也可以放声地欢笑,愉快地奔跑,而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我是爱面子最后毁了自己。”依娜眼泪汪汪地说。

  预设“圈套”消费者越陷越深

  整容失败的杨芸(化名)与记者见面时,戴着一条深色纱巾,全程都没有摘下来。但能明显感觉到,由于嘴角合不上,她说话的声音很受影响,有些哑,发音不准。

  杨芸说,她选择整容,起因是失败的婚姻。她原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丈夫高大帅气,事业有成。但有些遗憾的是,她感觉自己相貌平平,和丈夫走出去不般配。自己生了孩子后,身材走样,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渐渐丈夫失去了对她的兴趣。“老是吵架,丈夫经常借口有应酬不回家。”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2014年底,杨芸和丈夫离婚了,孩子归丈夫抚养。她说:“我知道自己的相貌不算美丽,这是离婚的根本原因。我就选择整容,来修正我自己认为身上的最大缺陷。”在黑牛城道一家生活美容院,员工向她介绍,可以做双眼皮、隆鼻、瘦脸等手术,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先做了双眼皮手术。

  噩梦就此开始。做了双眼皮手术后,杨芸发现双眼皮非常不自然,外人一眼就看出这是割出来的,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她去找美容院理论,美容院的医生说,“你本来就不美丽,要想美丽,得接下来再把面部其他地方也整了,这样才能协调,整体上看起来才美。”这话听着虽然不舒服,但杨芸又觉着在理,于是横下心来,彻底“改头换面”。但她没想到,这是美容机构圈钱的惯用伎俩,她中了圈套。

  接下来,杨芸做了垫鼻梁,“当时有点儿变化,现在又缩回去了,哪有什么用?”杨芸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隆鼻之后,是面部埋蛋白线,埋一根蛋白线就要留下一个伤口,这伤口也就针眼大,最后,整个脸部留下了30多个这样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愈合,“看上去像麻子”。杨芸苦笑道。埋完蛋白线,又做了酒窝手术。在皮下组织中,把酒窝对应的肌肉肌腱剪短。但没想到这“人造酒窝”并不给力,手按皮肤后,会马上出现凹陷,过半个小时又弹回来。

  杨芸感觉这32万块钱花得太冤枉了。她再次找这家美容院讨说法,美容院的医生却并不着急,劝说她做下一个手术。“你的嘴角应该上扬一些,使人看起来是个自然笑脸。这样酒窝也会显出来。”医生说。这个手术需要在嘴巴里面把部分肌肉组织剪断,再缝合。“小手术,我们做了多例,都很成功。”医生拿出一堆美女图片,说这些美女都是他们的客户。

  也是鬼使神差,杨芸心想,那么多钱都花了,不缺这一“哆嗦”,便同意继续手术。没想到的是,术后她的嘴竟然合不上了!

  说话漏风,无法咬合。杨芸就此到正规医院检查,医生说:“你要有心理准备,有可能再也吃不了硬食了,这辈子只能吃流食。”

  杨芸再也忍不住怒火,她到河西区人民法院起诉这家美容院,然而美容院来了个大翻脸,竟不认账了。在法院调查阶段,美容院否认给杨芸做过手术,表示不认识她。这时候,杨芸才发现,这一切从头到尾就是个“坑”,美容院给的票据不是正式的发票,而是简单的收据,上面盖的也不是正规的财务专用章,而且名称也不是这家美容院的名号。还有更可怕的,收费项目根本没提及手术,而是只写了“美容”两个字。法院取证、鉴定遇到了问题,没有充分的证据,杨芸的官司打不赢。法院只好调解,美容院仅仅赔付了杨芸4万元。这个结局,杨芸只得接受。

  整容失败,杨芸的整个生活发生了变化。她本来有探视女儿的权利,但现在她再也不愿见女儿了,只在电话里和女儿说说话。“我怕会吓到女儿,给她留下阴影。”杨芸说。有很多次,女儿在电话里要求见一见她,电话这头的杨芸泣不成声,她何尝不愿见到日思夜想的女儿,只是这样的妈妈,女儿会接受吗?

  杨芸的工作也受到了影响。整容失败后,她无颜面对曾经的同事,要求领导给她更换工作,最好是销售岗位,跑外面,干最辛苦的工作。“我不愿再见到任何一个曾经的同学、朋友和同事,他们见到我后,除了表示惊讶还会受到惊吓。我选择只见陌生人,他们不知道我原来长什么样,这样能减轻我的心理压力。”杨芸说。

  杨芸曾选择轻生,想一了百了,不再承受难忍的痛苦。有一次,她决定最后看一下妈妈,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她问妈妈:“你和爸爸觉得我漂亮吗?”妈妈拿出了杨芸小时候的照片,对她说:“在我们的眼里,你一直是最漂亮的。”杨芸彻底崩溃,抱着妈妈嚎啕大哭。

  整容失败维权难

  盈科律师事务所的曲艺律师团队,经常代理包括整容整形在内的医疗纠纷。据曲艺介绍,整容失败的官司,打起来很费劲,消费者维权非常困难,原因就是举证难和鉴定难。关于整形纠纷的鉴定,鉴定机构一般不做,因为“美与丑是没有标准的”,无法鉴定一个手术后,消费者是变美了还是变丑了。鉴定机构不出具鉴定意见,就无法进行索赔和维权。

  “还有一个可怕的事实是,绝大多数生活美容机构根本没有做整形手术的资质。按照卫生部和药监部门的规定,只有有资质的机构才能开展整形手术,而且整形手术也分级,低等级的医院,不能做高风险等级的整形手术。以瓜子脸手术为例,其属于最高等级的下颌骨整形手术,只有正规的、专业的整形医院才可以做,但市面上有很多美容院宣称能做这种手术,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消费者并不知情,因此被误导。”曲艺说。

  据记者了解,超范围经营整形手术的严重后果已经显现,统计数据显示,每年我国有2万张脸因整容失败而毁容,冰冷数字的背后,是2万个受到伤害的个人和家庭。

  “消费者尤其是女性,不应过度追求容貌之美,特别是那种明星之美。美与丑是相对的,把自己归类于不美的人群,选择动刀来修正自己的容貌,这是一个风险极高的选择。”曲艺给女性朋友们一个忠告:“其实在每一个父母和家人的眼里,我们都是最美、最漂亮的。自然的美,健康的美才是最珍贵的。”(晚报李鸽)

来源:今晚报 责任编辑:苏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