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6年06月21日星期二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托管服务扎堆校门口 火爆的托管班不能“脱管”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6-06-21 11:15:03

市教委于2014年2月颁布了被称为最强减负令的“关于义务教育学校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规定”。按照规定要求,小学生放学时间大大提前。面对家长下班与孩子放学出现的时间差,一些社会托管机构应运而生并受到热捧。天津社科院社会学所日前一项针对1500名家长的调查显示,目前有7.7%的家庭因为种种原因选择放学后把孩子送进托管班。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之下,托管班却处于监管的盲区,在开办资质、卫生、安全等方面急需有效规范和管理。

    滨海高新网讯   市教委于2014年2月颁布了被称为最强减负令的“关于义务教育学校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规定”。按照规定要求,小学生放学时间大大提前。面对家长下班与孩子放学出现的时间差,一些社会托管机构应运而生并受到热捧。天津社科院社会学所日前一项针对1500名家长的调查显示,目前有7.7%的家庭因为种种原因选择放学后把孩子送进托管班。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之下,托管班却处于监管的盲区,在开办资质、卫生、安全等方面急需有效规范和管理。

市教委于2014年2月颁布了被称为最强减负令的“关于义务教育学校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规定”。按照规定要求,小学生放学时间大大提前。面对家长下班与孩子放学出现的时间差,一些社会托管机构应运而生并受到热捧。天津社科院社会学所日前一项针对1500名家长的调查显示,目前有7.7%的家庭因为种种原因选择放学后把孩子送进托管班。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之下,托管班却处于监管的盲区,在开办资质、卫生、安全等方面急需有效规范和管理。

  托管服务扎堆校门口

  下午4点,华苑居住区某小学的放学铃声响起,刘女士早已等在校门口,看到孩子们陆续走出校门,她大声招呼着:“来来来,咱们排好队,过马路时注意安全。”刘女士经营着一家托管班,每天她先把低年级的孩子接到她租的房子里,然后赶紧返回学校再接上高年级学生。在105平方米的单元房里,她和另外两位老师每天与20个孩子一起度过课余几个小时的时光。

  在小学校附近,像刘女士这样的托管班很多,仅华苑一个不大的写字楼里,就聚集着3家托管班。根据服务的内容不同,有的托管班只管接送孩子及中晚两餐,也就是很多家长俗称的“小饭桌”,有的托管班除了“小饭桌”,还有课业辅导、兴趣班等多种服务。

  “我这儿常年爆满,很多孩子都是从一年级就来的,一直到小学毕业。”楚雄道某居民区一托管班负责人对记者说,他的托管班开了将近10年,根本不愁招生,托管的牌子往窗户上一挂,就有不少家长主动找上门来。

  记者走访了学校附近几个居民区,一些居民反映:“我们家门上、自行车车筐里,经常有托管班的小广告,我看他们生意都不错。”一位居民对记者说,“最近两年,小区里的托管班多了起来,干得多了,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了,前两天还有个托管班招生呢,预约下学期服务,现在报名打9折。”

  接孩子难题催生托管热

  晚上8点,在红桥区某小区一个托管班里,记者见到了来接孩子回家的陈颖。“双方老人身体都不好,我和孩子她爸刚开了家公司,正处在创业阶段,实在没有时间接孩子,把孩子送到托管班来,去了我一块心病。”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由于工作紧张忙碌而没有时间接送孩子,据记者了解,将孩子送到托管班,绝大多数是像陈颖这样“工作孩子难两全”的家长。

  按照本市“关于义务教育学校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规定,小学生在校学习时间每天不能超过6小时。目前本市小学下午放学时间多集中在3点10分到4点半左右,这样的时间安排一方面保证了小学生有比较充裕的时间进行课堂知识学习,同时又尊重了孩子的成长规律,考虑到了他们生长发育的需要。

  但是学生放学的时间与家长下班时间存在时间差,学生看护的“空档期”成了许多家长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据社科院社会学所的调查显示,有25.3%的家长表示存在着放学接孩子困难问题,如果放学时间提到下午3点半之前,那么接孩子困难的家庭比例大大增加,达到了59.4%,接近六成。

  据记者了解,为了满足家长们的不同需求,托管班除了平日托管外,还有周末托管、寒暑假托管等服务。一位5年级学生的家长对记者说:“把一个半大小子放在家里,没人管他,估计得玩疯了,再给我捅点娄子出来,我已经找好了一家暑期托管班,一放假就把孩子送过去。”

  社科院社会学所提供的数据显示,以下午4点半放学来看,存在接孩子困难的家庭占调查总数的25.3%,而真正把孩子送进托管班的只占调查人数的7.7%。既然有着强烈的市场需求,为什么会存在17个百分点的流失?采访中,一些家长表示了这样那样的担心,记者通过连日来的调查发现,托管机构的整体服务水平并不乐观——

  对于托管,家长担心仨问题

  问题1

  大多没执照仅两成左右机构有执照

  在红桥区某小学门口,记者见到了手举托管班招牌的石先生,眼下正值托管班暑期和新学期招生的关键时期,记者以小学生家长的身份,跟随放学的队伍,来到与学校一路之隔的石先生开办的托管班。

  环顾这套大约8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全部摆满了课桌。在一番详细了解之后,记者希望看一下该托管班的相关证照。石先生实话实说:“不瞒您说,相关证照我真没有,这就是市场有需求,我尽心尽力服务好,我干事儿就是凭良心!”

  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市场上的托管班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由像石先生这样的个体经营者开办;二是由一些培训机构或家政公司兼营;三是个别学校和青少年活动机构,利用自有场地照看学生。第一种类型在托管班中占绝对主力,其中又以退休教师、下岗职工最为多见。由于这类托管班大多坐落于居民小区内、属于个体经营,取得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等相关证照的凤毛麟角。

  孙女士是一位小学6年级学生的家长,她在跑遍学校周边10余个托管班后,为孩子选择了一家家庭式托管班。“主人家吃什么,我们孩子就跟着吃什么。由于是在别人家里,吃完饭可以坐在沙发上放松一下,这点比一般托管班强。”孙女士说,像这种家庭式托管班是不可能有营业执照的,卫生许可证也没有,主要是通过交流或是向别人了解主人的人品和健康状况后,觉得不错才将孩子送来的。

  据社科院社会学所的调查,托管机构有营业执照的仅占20%左右,而且即使是有营业执照的托管机构,超出执业范围、模糊经营的也很常见。

  问题2

  教师没资质“名师”的旗号只是个“幌子”

  根据托管服务内容不同,市面上的托管班价位多在300元—600元不等,主要包括午托、晚托、全托,即中、晚餐及接送服务。也有一些价格超过千元的托管班,在前者的基础上增加了课业辅导,不少还打出“名师”的旗号。

  在经过几个月的体验之后,赵先生决定把儿子在托管班的课业辅导项目取消。“哪儿有什么”名师’?这只不过是托管班招生的噱头。”赵先生告诉记者,他每月花费1200元,本希望托管班的老师能够把孩子学习中的薄弱环节给加强一下,可一段时间下来没有一点起色,后来他了解到,所谓的“名师”只不过是一位退休快10年的老教师和在校大学生。“老教师即便是再有名、再有经验,毕竟脱离一线那么多年了,很多教学中的新要求、新趋势并不能及时掌握,在校大学生更别提了,没有教学经验,自己是学霸未必能教好学生。”对此,赵先生很不满。

  据记者了解,“一老一小”即退休老教师和在校大学生是很多托管机构的常见配置,而这些人员并没有国家颁发的教师资格证,不具备教学资质。

  一位在托管班兼职的大三学生无奈地对记者说,本以为自己的本科学历教这些小孩没有问题,可实际情况并不是他想的那样。晚自习时班里纪律特别不好,总有几个孩子打架、搞恶作剧,真让人搞不懂,让他们安安静静上课这么简单的要求竟成为令人头疼的问题,提高成绩更是无从谈起。

  既然没有金刚钻,为什么要揽瓷器活?一位托管班负责人给记者算了笔账,一年12个月,除去寒暑假,日常托管只有9个月,租一套两室一厅的单元房一年至少需要20000多元,而一个学生一个月托管费用只有300元—600元左右,以满员10个学生计算,除去餐饮成本、人工费以及水电费,每个月的盈利十分有限。因此,为了提高利润空间,开办各类辅导班、兴趣班成为很多托管班的重中之重。

  但有些托管班抱着“看孩子”的心理,在招进学生后,并没有真正兑现“精心辅导孩子学习”的承诺。采访中,一些家长直言对托管机构的不满,“本以为在托管班老师可以辅导孩子写作业,把不会的题讲解清楚,谁知道老师只是把错的题给指出来,把正确的答案告诉孩子,表面上看作业都答对了,但是考试的时候该不会还是不会。等我们发现问题,半个学期都过去了,不仅学习成绩受影响,学习能力也下降了,孩子根本没有自己思考、自己努力的意识,就等着抄正确答案了,这样的托管班不上也罢。”

  问题3

  安全没保证交通、餐饮、看护让人不放心

  通过与很多家长的深入访谈记者发现,在所有令家长担心的问题中,安全问题排在首位。一些最终没有选择将孩子交给托管班的家长,因交通安全、餐饮安全、看护安全等原因而放弃的,占到八成之多。

  关于交通安全,家长们近有近虑、远有远忧。托管班离学校近的,一般步行去接。在学校门口接孩子的队伍中,最常见的风景是一个托管班的老师同时接上几个或是十几个孩子,穿过一条甚至几条马路,一起步行至学校周边的托管班。“一个老师一双眼睛能盯得住那么多活蹦乱跳的孩子吗?特别是放学时校门口车来车往,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意外。”一位家长通过一连几天的实地考察,打消了将孩子送进托管班的念头,只好牺牲了工作照顾孩子。

  稍远一些的托管班用车接孩子,家长同样不放心。一个孩子妈妈向记者反映,她家的孩子就是放学时由托管班用面包车接走的,一开始觉得还不错,后来听孩子说,一辆车上坐八九个人,加上老师和司机,一辆小车里竟超过了10个人,安全性、舒适性都很差。最后综合考虑,也不得不与这家托管班说“再见”。

  为了最大限度招收学生,私自改装、私搭乱建是托管班的常见病。记者走进天拖居住区某托管班,老旧的居民楼里光线昏暗,楼道里堆满了杂物。大约70平方米的二室一厅被隔出几间教室,十几张课桌顺势摆放,几乎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仔细打量这间装修简单的房子,记者没有看到任何消防设施。在一家自行改造的“跃层”托管班里,自己搭建的楼梯陡峭狭窄,孩子们上下十分不安全。

  托管班的饮食安全也令家长们揪心。据记者了解,绝大多数托管班并未取得卫生许可证。为了节约成本,很少配备消毒柜等设施。记者在某托管班厨房发现,没盖盖子的电饭煲里剩下大半锅米饭,碗筷随意堆放、暴露在桌面上,厨柜的台面上积满了尘土,还有不少洒出来的菜汤。当记者询问该托管班负责人,在采购食品原料时有没有索证索票和相关采购记录,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没有这个习惯,但为了让记者放心,负责人强调:“原料都来自正规农贸市场,应该没有问题,我家孩子也在这儿吃。我们的饭菜最大特点,就是讲究营养均衡,四菜一汤,有荤有素。”

  明确监管

  填补盲区

  托管班的存在,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家长的压力,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其本身在发展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不足,并没有赢得家长的信任,据天津市社科院社会学所的调查显示,有四成左右的家长对托管服务不甚满意。而造成家长对托管机构不信任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托管机构的“脱管”。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坦言,这一行,市场规模很大,入行门槛很低,只要租一间房子,摆上几个桌子,一个托管班就这样开张了。对于本市乃至全国来说,托管班早已不是新鲜事物,已存在十余年历史,但是仍然处于监管的盲区。

  记者向市场监管部门咨询后得知,目前对于托管班的监管仅限于“小饭桌”业务。虽然已经将“小饭桌”列入重点巡查范围,按照《食品安全法》《餐饮服务许可管理办法》的规定,经营者应取得卫生许可证,并确保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来源安全,但是随着竞争以及市场需求的加剧,托管班早已不是“一顿饭”那么简单。

  从服务内容上看,托管机构提供的是“一条龙”式的服务,涉及教育、看护、接送、餐饮等多个领域,这些服务有的属于家政服务的范围,有的则属于教育培训的内容。据记者了解,目前的管理困境在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对托管班的性质进行清晰界定,托管班并未纳入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范围。而对于校外托管机构,也不属于教育部门管理的范畴,因此“无注册、无资质、无监管”是托管班真实的存在状态。

  有关人士建议,政府部门应尽快对托管服务进行明确的规定,联合工商、卫生、教育、公安等部门建立制定颁布《课外托管机构管理办法》,明确托管机构的市场准入资格、场地环境安全标准、从业人员的资质条件、食品卫生安全、消防设施标准和教学管理条例等内容。其次,应当明确各个相关部门的监督、监察职责,不定期对托管班市场做整顿检查与指导,使其管理和运行有法可依,保证其得到健康、有序的良性发展。

  社区学校已行动——

  社区建起托管班

  学校开办兴趣课

  面对托管市场的混乱局面,为满足家长的需求,切实解决“孩子放学早、课后无处去”的困难,一些社区和学校开始行动起来,纷纷建立托管服务中心。

  河西区陈塘庄街双山新苑社区在多功能活动室内开设“活力托管班”,社区内的小学生下午放学后可以到托管班参加活动。社区组织科技大学的志愿者辅导孩子功课,并穿插一些美术、书法等兴趣课程。孩子们完成作业之后,可以与志愿者们一起下棋、猜谜、看书。

  和平区澳门路社区的“托管班”不久前也向孩子们开放了。社区工作人员通过走访与宣传,建立了流动人口儿童基本信息及家长联系方式,并且与家长签署了监管协议。每天下午放学后,孩子们直接背着书包到社区,开始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一位家长对记者说:“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这里的活动很多,孩子特别喜欢。社区开的托管班,不仅孩子开心,也让家长放心了。”

  河西区恩德里小学常年坚持公益性创办的“三点半课堂”受到了家长们的欢迎。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放学后,学生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自己喜欢的课程,武当、太极、烹饪、腰鼓、书法、象棋……极大地满足了孩子们的好奇心。

来源: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苏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