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6年01月29日星期五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今年春运为嘛静悄悄? 路网发达了 车票不紧张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6-01-29 16:06:45

春运客流高峰,铁路部门加挂动车组满足旅客出行。
春运客流高峰,铁路部门加挂动车组满足旅客出行。

    滨海高新网讯  中国又一次进入春运时刻。

  与往年相比,今年有关春运的新闻没有过多地占据媒体头条,尤其针对铁路春运买票难、回家难的“吐槽”也不像往年那么激烈,2016年的春运在悄无声息中开始了。留意观察今年有关铁路春运的新闻,人们更关心考眼力、考智商的购票识别码,更关心15元/份的高铁盒饭会否断供,更关心高铁上为何不售卖方便面……春运新闻不再大热,旅客也从考虑“如何回家”变为“关注如何更快捷地回家”。尽管如此,春运依然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比如,与往年相比,今年的春运为嘛静悄悄?

  一位打工者的回家路

  相信全世界再没有一个节日能与中国春节相媲美、拥有如此神奇的感召力。无论你身在天南海北,到了那一天,心总是朝着家的方向。因为有了家的召唤,也便衍生出了一年一度的春运,当举国上下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在赶着回家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类迁徙也在此刻发生了。每当说起回家,人们的心总是暖的,但这份暖意融融却需要有一张车票做支撑,而“一票难求”似乎就像一盆冷水,也成了中国春运的一个重要符号。

  来自河南信阳的韩建春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年他顺利地刷到了回老家的高铁车票,付款之后,他一度以为是自己抢得快、下手准,并为此而沾沾自喜,直到临近出发他才发现,原来这趟高铁依旧有少量余票在发售。来津经商6年,这6年里每次回家都有不同的体验。既在临时售票处忍饥挨饿买过票,也和猖獗的“黄牛党”正面交过锋;既感受过自驾回家的快感,也即将迎来高铁回家的速度;既体验过网络购票被“秒杀”的失落,也体会过自主选席位的舒心。6年回家路,老韩的确感受到中国春运正在改变……

  为了这张回家的车票,老韩受过苦。时间追溯到2010年元月,这是他在天津第一次感知春运,购票的地点是位于龙门大厦后身的空地上,为了应对巨大的购票客流,铁路部门在空地上搭起了一排简易板房,那就是临时售票处。早上9点正式售票,凌晨4点半就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军大衣套棉坎肩里面还得穿厚毛衣,即便是全副武装依旧抵不过凛冽的寒风;为了不错过那张回家的车票,饿了也要忍着,因为买饭就意味着一早的努力功亏一篑。“等排到自己时,售票员告诉我:没票了!明天还得重来。”老韩回忆说。

  为了这张回家的车票,老韩与“黄牛党”交过手。虽然对于花高价买车票这件事,他心不甘、情不愿,但想到家,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从”黄牛党’手中买票真是提心吊胆,买票时就跟做了坏事一样,生怕公安部门抓个现行;买完车票照样不能踏实,唯恐手中的票是假票;直到上了车,到了家,看看手中的票,又觉得这钱花得冤枉。”老韩说,“虽然对他们深恶痛绝,却还无济于事。”

  为了这张回家的车票,老韩一度怀疑过自己的行动能力是否迟缓。刚一放票,瞬间被“秒杀”一空,夫妻二人合力刷票,竟然还是慢人一步。一气之下,去年他们选择了自驾回家,避开了购票时的焦躁,避开了车站里的客流,避开了火车上的拥挤,但逃避不开的是旅途的劳累。从天津到信阳老家,单程1000多公里,昼夜兼程一刻不停歇,也要12个半小时。终于回到了家,却为返程开始发愁。

  而今年,老韩顺利地买到回家的高铁车票,在他看来今年买票似乎没有那么难。“车多了票就多了,还能买到高铁二等座票,这的确是先前从未体验过的顺利。”老韩看着手机里成功订票的信息,很是兴奋。春运开始后的第三天,记者来到了天津站售票大厅,这里没有了昔日里购票的长队伍,在记者观察的这段时间里,每一位旅客都买到了车票,或许有的旅客票面显示“无座”,但至少这张车票能够让他们顺利回家。

  售票员不再那么揪心

  天津铁路春运买票难不难?最有发言权的是等着回家的旅客。一些重点线路依旧会出现一票难求的场景,但从总体来看,今年票务环境正在发生改变。全国劳动模范、天津站售票车间售票员马荣,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5年,她的直观感受是:今年春运车票比起往年不再那么紧张了。

  回忆起2011年的春运售票,那时没有互联网售票,也没有购票实名制,每天窗口一开,马荣眼前就是黑压压的人群,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带着焦急的面容。“一个班接待旅客1200多人次,实际能够售票只有500多张,经常是旅客排了很长的队,到窗口一问票没了。”马荣说。对于车票售罄一事,有的乘客回应给售票员的是一声叹息,而一些乘客也会情绪激动,从售票员一直骂到当时的铁道部。望着满怀期望却失落而归的旅客,马荣产生了自责的情绪。“大家为什么急?因为都想马上回家,但线路就这么多,列车就这么多,票就这么多,看着很多人沮丧地离开,那种心情特别难受。”她告诉记者。

  马荣清楚地记得,那一年,有一位拄着双拐的老人来到售票大厅购票,老人准备前往河北邯郸,但此时车票早已售光,老人一声长叹后留下了失落的背影,马荣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值了一夜的班,早上7:15应该交接班了,但她一直没有下班,坚持在系统中查找退票,终于在下午3点,系统显示有一张前往邯郸的硬座退票,马荣立即帮老人抢了下来。“当老人接到电话来售票处取票时,他颤抖地对着玻璃窗里的我鞠躬行礼,那一刻心里特别不是滋味。”马荣说,“因为他是一位残疾朋友,因为他是一位急着回家的老人,所以他的事成了我那一天最惦记的事,但还有多少旅客和老人一样,为了一张回家的车票而无可奈何。”

  一年又一年,又来到了新一年的春运,马荣从早上7点开始售票,到下午2点下班,一个班可以售票、取票1100多张,从数量上比起几年前翻倍增加。“每天还是接待这么多旅客,但能够顺利买到车票的人多了,除非乘客有指定铺位、指定高铁等特殊要求,大多数旅客都能够顺利买到车票。”她说。

  袁宝磊,天津站售票车间副主任。回忆起曾经的春运售票,他给记者介绍了当年的场景。2010年天津站最后一次使用临时售票处,到了2011年全部集中到南、北广场售票厅,那一年铁路部门准备了隔离绳,一批批地往售票大厅里释放客流。那些年每到春运售票高峰期,机关突击队、志愿者纷纷加入售票大军中,而近几年,仅靠售票车间人员的内部调剂,足以应付春运高峰的巨大客流。他给记者列举了几个数字:站内不同区域共架设了34台自动售票机,13台自动取票机,高峰时段每台机器一天出票量达2000张,这47台机器可以完成近10万张车票的出票量。而大多数旅客都是举着手机来购票的,余票还有多少张,哪些车次还有余票,这些信息车站与乘客已经实现了共享,这就是互联网带给中国春运的改变。

  今天依旧在站厅排队购票的人群主要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希望抢抓窗口期捡漏的旅客,第二种是临时有出差任务的商务旅客,再有一种就是以老人和农民工为代表,对互联网订票不熟悉的旅客。针对第三种情况,天津站为老幼病残孕旅客开辟了爱心窗口,为农民工办理了集体订票,以此加以缓解。说起这个爱心窗口,2016年春运基本上做到了“专口专用”,这在前些年是不可能实现的。袁宝磊介绍说:“票务紧张时,爱心窗口基本形同虚设。因为大家都是归心似箭,乘客也就失去了对特殊群体的关爱。而今年大为改观,爱心窗口真正发挥了绿色通道的作用,这是往年不多见的场景。”

  是什么让今年春运很安静

  在为期40天的春运里,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1亿人次,同比增长3.6%。其中,铁路3.32亿人次,增长12.7%;道路24.81亿人次,增长2.4%;水运4280万人次,基本持平;民航5455万人次,增长11%。具体到铁路天津站,今年预计发送旅客328万人次,日均8.2万人次,与2015年同期相比增加47.5万人次,同比增长17.1%。

  发送旅客人数比起去年增加了近50万,但从旅客到售票员的感受看,压力却在稳步下降,这是为什么?记者观察发现,随着津秦客运专线、津保铁路等一批线路的开通运营,加之近些年铁路频繁调图,天津各大车站增开了大量、多方向高铁,以天津为中心辐射出的“半日生活圈”越来越大,北京、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山东、河南、山西、江苏、安徽、湖北、浙江、上海等13个省、直辖市都已进入了生活圈的辐射范围。有统计表明,目前从天津乘高铁出发,半天之内可以抵达的重点城市已经达到120多座。如今前往北京、唐山等城市只需要半个多小时,前往保定、济南只需要1个多小时,前往石家庄只需要2个多小时,3小时可抵达太原,4小时北可到沈阳、南可到南京,5小时就可以完成津沪两城转换,6个多小时就能到达武汉……

  举几个简单的案例就能说明问题,天津与石家庄是京津冀生活圈中的两座重要城市,过去乘火车去石家庄太费劲了,4481次列车足足能够耗上7个小时,即便是特快列车没有5个小时也到不了,而今高铁开通后,最快只需要1小时32分就能到达。正是因为高铁的加入,让天津与石家庄间可选择的车次多达40多趟,基本实现大密度“公交化”运行。再比如,西北重要城市兰州,一度与天津没有直达列车,那些在兰州读书的天津孩子,不得不先到北京,再回到天津,而今从天津出发的列车基本覆盖了除新疆乌鲁木齐和西藏拉萨外的所有省会城市。

  路网发达了,车次加密了,座位随之增加了,这或许就是今年铁路春运车票不那么紧张的原因所在。但旅客的需求永无止境,旅客希望余票不再“无座”,高铁不再只剩价格昂贵的高等坐席;希望坐在高铁上能够吃到亲民价的盒饭;希望回家的距离因为铁路而缩短,短些再短些。

  祝愿2016春运路上的人们,一路平安!

来源:今晚报 责任编辑:阿迪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