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5年08月11日星期二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解题APP风靡中小学 学习助手还是偷懒神器?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5-08-11 11:15:08

“问他作业”“学霸君”“小猿搜题”“名师快答”……如今,名称各式各样的解题手机APP可谓风靡中小学校园,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之为“解题神器”。因为它不仅能在几秒钟内“奉上”答案,更有名师在线进行一对一解答。而随着这些“解题神器”在中小学生中的覆盖率越来越高,社会上对此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这些“神器”为孩子的学习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辅导方式,也有人认为,“神器”为孩子提供的最大便利,就是抄作业更方便了。

“问他作业”“学霸君”“小猿搜题”“名师快答”……如今,名称各式各样的解题手机APP可谓风靡中小学校园,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之为“解题神器”。因为它不仅能在几秒钟内“奉上”答案,更有名师在线进行一对一解答。而随着这些“解题神器”在中小学生中的覆盖率越来越高,社会上对此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这些“神器”为孩子的学习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辅导方式,也有人认为,“神器”为孩子提供的最大便利,就是抄作业更方便了。

“问他作业”“学霸君”“小猿搜题”“名师快答”……如今,名称各式各样的解题手机APP可谓风靡中小学校园,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之为“解题神器”。因为它不仅能在几秒钟内“奉上”答案,更有名师在线进行一对一解答。而随着这些“解题神器”在中小学生中的覆盖率越来越高,社会上对此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这些“神器”为孩子的学习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辅导方式,也有人认为,“神器”为孩子提供的最大便利,就是抄作业更方便了。

“问他作业”“学霸君”“小猿搜题”“名师快答”……如今,名称各式各样的解题手机APP可谓风靡中小学校园,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之为“解题神器”。因为它不仅能在几秒钟内“奉上”答案,更有名师在线进行一对一解答。而随着这些“解题神器”在中小学生中的覆盖率越来越高,社会上对此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这些“神器”为孩子的学习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辅导方式,也有人认为,“神器”为孩子提供的最大便利,就是抄作业更方便了。

“问他作业”“学霸君”“小猿搜题”“名师快答”……如今,名称各式各样的解题手机APP可谓风靡中小学校园,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之为“解题神器”。因为它不仅能在几秒钟内“奉上”答案,更有名师在线进行一对一解答。而随着这些“解题神器”在中小学生中的覆盖率越来越高,社会上对此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这些“神器”为孩子的学习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辅导方式,也有人认为,“神器”为孩子提供的最大便利,就是抄作业更方便了。

    滨海高新网讯   “问他作业”“学霸君”“小猿搜题”“名师快答”……如今,名称各式各样的解题手机APP可谓风靡中小学校园,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之为“解题神器”。因为它不仅能在几秒钟内“奉上”答案,更有名师在线进行一对一解答。而随着这些“解题神器”在中小学生中的覆盖率越来越高,社会上对此的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这些“神器”为孩子的学习提供了更加便利的辅导方式,也有人认为,“神器”为孩子提供的最大便利,就是抄作业更方便了。

  写作业遇到难题、不会做的题怎么办?问家长?问老师?问同学?抑或是问百度?如果你的答案是这些,那么你已经out了,现在最流行的解决方式应该是,用手机拍下题目,在一些特定的手机软件中选择上传,不出10秒钟,答案就会出现。而这些手机软件,因为其强大的解题功能,被称之为“解题神器”——

  记者走访

  拍了照片答案出来

  学生流行“解题神器”

  今年暑假,对于孩子们来说或许有些特殊,因为他们中的部分人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完成了学校和家长为其布置的暑假作业。“现在学校都在减负,留的作业少,由于担心孩子玩疯了,早在放假前,我和孩子爸爸就精心为其布置了暑假作业,说实话量不少。没想到,这暑假刚刚过半,孩子就把所有的作业都写完了,而且检查之后发现正确率很高。”家住梅江地区的初二学生家长周威表示。不过,就在她为孩子的勤学而开心时,孩子爸爸却发现了一个小秘密。“有一天孩子出去玩,手机落在了家里,他爸爸打开一看,发现上面下载了很多有”作业’字眼的APP,我们上网搜了一下,发现这些竟然都是帮助孩子解题的软件,怪不得孩子的作业完成得又快又好。”周威说。

  无独有偶。家住南开区的小仪,今年上初一,这是她升入中学后的第一个暑假,作业量比小学时多了不少,但是小仪的暑假作业在七月末就完成了,她告诉记者:“我们班大部分同学的作业都写完了,而且是高质量完成。上学期班里开始流行解题软件,现在我们班里有智能手机的同学几乎都在使用这种软件,解题软件可是我们完成暑假作业的”法宝’。”

  为了求证解题软件的普及度,记者用手机搜出了几款不同的“解题神器”,在一款名为“学霸君”的解题软件里看到了41049条用户评论,在“小猿搜题”里看到了19791条用户评论,而且这些数字每天都在不断上升,仅8月4日“小猿搜题”里就有近300条用户评论,而在这些评论里“好”“棒”“赞”是最常见的。

  其实,现如今“解题神器”不仅在孩子们中间很普遍,在家长中间的“知名度”也很高。记者随机调查了10位家长,其中有8位家长知道“解题神器”。“前段时间,我发现孩子每次写作业都要带着自己的手机,说是要从上面查解题过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现在有很多解题软件,其他家长也跟我交流过这个事。”一位王姓家长对记者说。而在这8位家长中有4位家长甚至能说出好几款不同的解题软件,并知道其中的一些功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那么对于学生、家长来说都极其熟悉的“解题神器”到底有多火?以解题软件“学霸君”为例,据其市场部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学霸君”的注册用户数已经超2000万,其中日活跃量150万,月活跃量达1000万,“学霸君”会遇到1000万题/日的,累计超过10亿题的提问请求。搜题技术之外,“学霸君”在初高中题库覆盖超4000万道题,主要集中数理化,并且上线了作文助手,可以通过关键字检索相应真题和素材,这其中还包含了英语作文。

  记者体验

  “解题神器”有多神?一分钟给出步骤和答案

  打开手机应用商店,输入“作业、解题”字样就能搜出各种不同名字的解题软件,这些软件并不是单一的,而是按照不同的市场需求开发出来的满足不同解题需要的。记者体验得知,市场上的“解题神器”大概分为三类:题库类、学生互动类和教师辅导类。

  第一类:题库类解题软件,以“小猿搜题”为代表,这类解题软件依托海量题库,通过拍照后识别题目,迅速给出答案和解析。而且,无需注册,完全免费。

  第二类:学生互动类解题软件,以“问他作业”为例,这类解题软件在拍照搜题的基础上还可以“问学霸”。如果用户对搜索出的答案不满意,可以用虚拟货币“问豆”做“悬赏”征集答案,同时通过回答其他用户的问题、完成邀请同学等任务得到“问豆”。

  第三类:教师辅导类解题软件,以“名师快答”为代表,学生通过拍照、语音或文字的方式上传问题,老师在线解答。老师会在最快的时间给出解题步骤和答案,同时附带语音讲解。这类解题软件对用户并不免费,用户可以通过购买题包或会员资格等获得提问机会。

  为了体验解题软件的“神奇”之处,记者下载了多款解题软件,可以说,各个软件都有齐全的功能介绍,少则三四种功能,多则七八种功能,在一款名为“学习宝”的解题软件里,记者看到了“音频功能”“海量题库”“拍照答题”“学习圈”“积分系统”“秒速答题”“知识回溯”等七种主要功能。

  那么,“解题神器”到底有多强大?记者打开比较受学生欢迎的“小猿搜题”,按照软件提示上传了一道初中物理选择题的照片,不到一分钟系统就给出了答案:首先是分析,给出了详细的解题步骤和答案;其次是点评,点出了这道题考察的基本物理知识;最后还提示了与此类似的题目。此外,还可以把所有搜过的题目存进“我的题目”中,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把搜到的题目收藏起来,形成习题集。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解题APP开始在网上盛行,成了很多孩子的“好朋友”,在一定程度上帮孩子们解决了学习上的“困惑”。但是,解题APP出现后,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不同“待遇”,有人感谢它的到来,有人排斥它的出现。记者就“如何看待解题APP”这一问题在老师、家长、学生等之间展开了大量走访,调查发现,就此问题,“群众的呼声”大致可以分为“力挺派”和“反对派”。

  老师家长学生眼中的解题APP

  力挺派观点1 顺应“互联网+”潮流

  近年来,互联网高速发展,各种智能产品应运而生,互联网的概念已经“生根”到百姓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人们只要连接网络就可以搜索到想知道的信息,既方便快捷又实用。

  智能手机作为百姓生活中与互联网“亲密接触”的工具,同样承载了教育革命的“任务”,而解题APP就是最直接的证明。记者联系了某解题APP的技术研发人员刘先生,他表示,解题APP是顺应了“互联网+”的时代潮流而生的,简化了学生上网用搜索引擎搜答案的繁琐工作,方便又快捷,而且学生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不同类型的解题APP,能大大帮助学生自主学习。随后,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80后”“90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表示,APP能帮助他们解决很多生活中的小问题,解题APP的出现也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这个APP这么好,现在的学生写作业遇到难题,再也不用担心问老师会不会尴尬,问同学会不会被瞧不起了。”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受访者感慨地说。

  力挺派观点2 能帮助提高学习成绩

  各类解题APP,大多是采用拍照上传,随后系统会发回解题过程与答案。调查中,部分学生表示用了此神器后,自己的成绩确实有了提高,“自从有了解题APP,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不少学生还用这句广告语来表达解题APP对自己的帮助。

  由于解题APP里题型丰富、储存量比较大,对“学渣”和“学霸”来说,都能起到一定的帮助。王一帆是一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平时数学成绩不是很理想,有时中等难度的题也做不出来,而他性格比较腼腆,不好意思向老师和其他同学请教,自从安装了解题APP后,他的数学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我觉得解题APP很神奇,每次我遇到不会的题目都是找它帮忙,我不仅看答案,还认真研究解题过程,现在我对数学越来越有兴趣了。”王一帆对记者说。而王一帆的同班同学申萌萌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学生,可谓是真正的“学霸”,当记者采访她时,她也表示解题APP对她的学习帮助很大,“特别是解答难题时,我能从APP上找到不同的解题方法,还能与其他使用者”切磋’,挺有意思的。”

  力挺派观点3 能帮助家长辅导孩子

  孩子的教育问题不仅仅是学校和老师的事,家长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这其中就包括辅导孩子功课。然而,记者在调查时发现,由于家长们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辅导孩子功课的能力也就有强有弱。一些文化水平比较高的家长在辅导孩子功课时能轻松“胜任”,而一些文化水平不高的家长或者毕业多年的家长则表示“压力山大”。这部分“压力山大”的家长也就成了解题APP的“支持派”,他们纷纷表示,解题APP能够帮助他们辅导孩子功课。

  冯先生的女儿今年上初二,自从孩子升入初中后,冯先生便感到辅导孩子越来越吃力,“我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离开大学校门好多年了,很多知识都忘了。”在这种情况下,冯先生十分支持女儿使用解题APP,“在APP上能找到孩子想要的解题思路和答案,现在APP已经成为我们父女的共同老师了。”冯先生说。不过他也表示,自己会叮嘱孩子别光看答案不看过程,学习解题思路才是重点。

  反对派观点1 学生容易养成惰性

  说到弊端,解题APP在帮助学生解答题目的同时,还容易导致学生产生依赖性和惰性,特别是对一些自控能力比较差的学生来说,解题软件用久了,很容易成为自己的“偷懒神器”。记者在调查时发现,大部分老师都持有此观点,反对学生使用解题APP。一位初中化学老师告诉记者,自从发现班里一些同学安装了解题APP后,班里的化学作业质量倒是提升了不少,但是当上课讲解相关题目时,作业本上答对的同学反而不知道解题思路,只知道答案,“这很明显,学生只是从解题APP上抄写了答案,并没有认真看解题思路,这种作业已经失去了意义。长期下去,学生很可能不会自己独立思考问题、独立写作业了,所以我觉得解题APP弊大于利。”

  同样的反对声还来自大部分家长。记者随机调查了20位家长,超过80%的家长对于孩子使用解题APP来完成作业持否定态度,他们觉得这纯粹是在应付差事,起不到任何学习的作用。

  反对派观点2 扰乱对学生的评估

  除了担心学生会对解题APP形成依赖性和惰性以外,还有一个反对理由在老师群体中呼声较高,那就是老师对学生的知识掌握程度把握“失真”。不少老师反映,解题APP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自己对学生的评估和教学进度。

  由于不少学生使用解题APP,学生答题质量得到了提高,老师们并不能从学生答题的情况来推断学生掌握知识的程度。李老师是一位英语老师,她告诉记者,上学期自己所带的班级英语考试成绩比以往都差,她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该讲的都讲了,而且学生后半个学期作业完成质量相当高,我还以为大家对知识的掌握很好,没想到考试成绩这么差。”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学生那里得知,原来班里流行起了解题APP,很多学生都直接从上面抄写答案,蒙混过关。李老师后来分析,就是这些解题APP扰乱了她的判断力,误以为学生们对知识点的掌握都很扎实,学生做对的题目就没有再次讲解,这样教学进度也加快了不少。“学生不能使用解题APP,因为他们的自控能力很差,根本起不到帮助学习的作用。”

  记者对话“学霸君”CEO张凯磊:

  “真正偷懒的学生没有这些软件仍然会有其他方法偷懒”

  记者:目前,市场上的解题APP几乎都可以做到让习题答案“秒现”,请问像“学霸君”这样的解题神器是如何做到的?

  张凯磊:这是一款典型的技术驱动的产品,简单地可以理解为“基于图像识别的题目搜索引擎”。首先要有一个出色的图片识别引擎,能够对学生拍过来的自然环境下的图片文字进行识别,其次要有一个不断更新的巨大的题库,链接识别和题库的是搜索技术。

  记者:现在类似的解题APP产品很多,那么这些被誉为“神器”的APP的准确率到底有多高?

  张凯磊:目前市场上类似产品的准确率都还不错,比如我们“学霸君”,针对中学生理科的一次搜索准确率可以达到93%。

  记者:在我们的采访中,其实很多学生、家长和老师并不看好这些软件,认为会让孩子产生依赖性,成为偷懒神器,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凯磊:首先,拍照答疑软件是一个工具,很多内向、羞涩、胆怯的孩子学习中有了问题不敢问、不想问、不会问,想问又不知道问谁,老师、家长不在身边的时候来不及问等很多问题,拍照答疑软件都能够很好地解决学生即时答疑的需求。

  其次,真正偷懒的学生没有这些软件仍然会有其他方法偷懒,百度搜索啊,QQ群问啊,找同学借作业呀,并不是软件让学生偷懒了。

  最后,后台数据显示绝大多数的学生的行为就是在答疑,每个孩子平均每周只使用两次软件,每次只问3—5道题,这说明他们是在问问题,而不是在偷懒,数据显示只有很少的同学可能是在偷懒。当然,我们也会用一些技术手段来防止这类事情的发生,例如当孩子连续问到一定数量时后台会禁止他使用。

 

来源: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苏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