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5年06月11日星期四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揭秘津城“模范潜水班” “水下神探”显威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5-06-11 10:45:40

    滨海高新网讯

    滨海高新网讯   6月1日夜里,长江客轮沉没,一群潜水兵不顾激流涌动的长江险情,纷纷跳入水中打捞救助落水人员,被称为“潜水英雄”。

  咱津城也有这么一支“神秘”的潜水队伍,它就是天津警备区某舟桥团特务连潜水班,曾被授予“津门模范潜水班”荣誉称号。作为北京军区唯一的专业水下作业分队,担负着水下救护、侦察、打捞、排险等特殊任务,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地守护着津城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日前,记者走进这个潜水班,亲眼见识了“水下神探”的训练和生活。稿件统筹 邓晶龙 周白石

    “急流勇进”排险 “水下神探”显威

    重潜装具

  脖上挂的铅块重26公斤

  两脚蹬的铜鞋重17公斤

  再加上封闭的潜水服

  全身负重至少160多斤

  有人曾把“试飞”和“潜水”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水下漆黑阴冷复杂,潜水险情不可预测,然而潜水班的战士们凭着超常的军人血性,始终担当着保障和维护地方安全的神圣使命。该潜水班自1957年7月成立后58年以来,执行军内外任务1000余次,立功无数,多次参加军事演习、抢险救灾和支援地方完成急难险重任务,曾先后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驰援事故 10分钟打捞罹难群众

   今年5月29日15:00左右,天津津淄公路芦北口某河段,一辆公交车突发事故,车辆侧翻滚入河中,多名群众随车落水。事故发生后,西青区政府应急指挥中心请求该团协助打捞落水群众。接到求援电话后,经向上级机关请示,天津警备区某舟桥团团长任小宝、政委谭亚军、副团长姚茂斌亲自带领潜水班赶往事发地,并不断沟通制定打捞方案。

  到达事发地域后,潜水班根据事故地点周围的环境和水情,最终决定采用轻潜下水打捞、重潜预备的方案。战士身着某新型潜水装具,跳入水中,在岸上指挥组的指挥下,克服浑浊河底的复杂环境,不断游往落水水域,迅速找到了3名罹难群众的具体位置。一名罹难群众部分肢体被淤泥所掩盖,潜水员只能拽住他的腿往上拉。此时,他听到岸边家属的哭声,立刻改为抱住这名群众的腰部往上拉动,缓慢地往河边游去。紧接着潜水员往另一名罹难群众那里游去。就在这时,潜水员被河底一些铁丝拦住了去路,在指挥组的技术支援下,他快速排除了障碍,打捞上了另一名群众。仅用10来分钟,3名罹难群众全部被打捞上来。

    艰苦训练 执行险重任务千余次

  潜水分轻潜和重潜两种。在水质较差和水温较低时,一般需要重潜。已担任16年班长的黄正平说,他们水下作业时只能靠双手去摸。“在水下工作,就好比瞎子一样,全凭上面4个人的配合和指挥。”

  记者在子牙河现场看到,当战士下水重潜时,上面的4名战士各负其责——一名战士不停压泵,通过管道输送空气;一名战士拿着信号绳指挥方向;一名战士观察输气管;还有一名检查整个仪器。4人时刻与潜水员保持对讲。

  潜水班战士的耐寒能力和超强手感,来自日复一日的苦练。“手浸泡在冰水混合物里面,看能坚持多长时间,冻过后,先在常温水里找,再在冰水里找,经常地摸、掂量,冻完有点麻,但摸的感觉都不一样,最初也常出错,久而久之,就好了。”黄班长说。

  2013年7月,西青区杨伍庄排污河氯化氢严重超标,水闸年久失修难以复位,滚滚酸水流向下游,如果不能赶在污水截流前将闸门修好,附近几条河流将严重污染,近万居民用水安全将面临威胁。形势十万火急,潜水班临危受命,飞速赶往现场。冒着身体被严重腐蚀的危险,不顾水流湍急,没有任何犹豫,潜入昏暗的河底,裸露双手在酸性极强的污水中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终于把卡在闸门槽内的所有杂物清除干净,将数个断裂的闸门铆钉全部更换,确保了截流之前闸门完全复位,将酸水锁死在上游河段。看到战士们被酸液烧得红肿不堪的双手,在场的群众感动地说:“关键时刻还是要靠子弟兵啊!”

  类似的急难险重任务潜水班先后执行过千余次,都是争先恐后下潜,都是忠实履行义务,没有一丝犹豫,不收一分钱财,正是凭着这股在关键时刻敢于站出来、危急时刻敢于豁出去的血性,潜水班被驻地群众亲切称为永远不垮的“水下长城”。

    驰援事故10分钟打捞罹难群众

  今年5月29日15:00左右,本市津淄公路芦北口某河段,一辆公交车突发事故,车辆侧翻滚入河中,多名群众随车落水。事故发生后,西青区政府应急指挥中心请求该团协助打捞落水群众。接到求援电话后,经向上级机关请示,天津警备区某舟桥团团长任小宝、政委谭亚军、副团长姚茂斌亲自带领潜水班赶往事发地,并不断沟通制定打捞方案。

  到达事发地域后,潜水班根据事故地点周围的环境和水情,最终决定采用轻潜下水打捞、重潜预备的方案。战士身着某新型潜水装具,跳入水中,在岸上指挥组的指挥下,克服浑浊河底的复杂环境,不断游往落水水域,迅速找到了3名罹难群众的具体位置。一名罹难群众部分肢体被淤泥所掩盖,潜水员只能拽住他的腿往上拉。此时,他听到岸边家属的哭声,立刻改为抱住这名群众的腰部往上拉动,缓慢地往河边游去。紧接着潜水员往另一名罹难群众那里游去。就在这时,潜水员被河底一些铁丝拦住了去路,在指挥组的技术支援下,他快速排除了障碍,打捞上了另一名群众。仅用10来分钟,3名罹难群众全部被打捞上来。

  临危受命急流中抢修闸门

  潜水的危险性不言而喻,每次执行任务,都要时刻经受水压、气压等条件的折磨,容不得半点疏忽大意。

  2012年8月份,连日降雨使子牙河水位暴涨,被称为“天津西大门”的西河闸,突然发生闸门脱位而无法复合的险情,如果不及时合上闸门,洪峰到来时就可能冲毁下游正在大修的子牙河旱桥,后果不堪设想。潜水班紧急前往现场执行抢修任务,看着汹涌而来的洪水冲向闸门,从上游漂来的碗口粗的树干在水里打个旋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家都惊呆了。副班长覃学坚主动请缨:“班长,我下!”班长黄正平沉思了良久,说:“还是我下,你来辅助,其余同志各就各位。”

  黄正平沿着潜水梯探查水情,谁知下半身刚没入水中,整个人就被湍急的河水冲了一个趔趄,翻倒在水中,刹那间被漩涡卷到闸口边上,头盔撞在河闸岸堤上,“嗡嗡”作响,岸上的战士们看傻了,只得死死拉住拴在班长腰间的信号绳,大约僵持了两分多钟,黄正平才慢慢掌握了平衡,控制住身体,尽量直起身来。岸上协助的战士见情形险急,通过潜水电话建议黄正平上岸,可潜水电话里传来黄班长坚定而沉稳的声音,伴随着喘息声:“没问题,再花点时间我可以完成。”

  潜水需要的是配合,除非失去联系,否则在水下人员意识清醒但仍未完成任务的时候是不能将其强行拉出水的,班长执意要完成任务,岸上的战士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潜水电话始终保持畅通,黄班长喘了几口粗气,调整好呼吸,在信号绳的牵引下,继续向闸口靠近,寻找故障原因。5分钟,15分钟,半个小时……焦急等待的战士们能明显感受到水流冲刷信号绳造成的拉力,可以想象黄班长在水下是怎样吃力地前行。正当副班长要劝班长先上岸时,潜水电话中传来了黄班长兴奋的声音:“我查明故障了!”原来,是一块橡胶卡在了闸门的滑动槽内,黄正平用送下去的工具一点一点把橡胶从槽里凿出来。二十多分钟后,闸门成功闭合。

 

(记者 郭晓莹)

来源: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苏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