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火车提速服务提升 跟着高铁追风“高叔”也年轻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12-15 09:38:24

感受时代脉搏的跳动,倾听身边精彩的故事。为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声音,生动讲述当代中国发展成就、发展道路、发展理念,展示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主流,展示中国人民蓬勃向上的风貌,新报从今日起开设“行进中国·精彩故事”专栏,以“走转改”形式,聚焦基层人物,关注平凡岗位,在平凡中见成就,于细微中察进步,寻找普通人追梦圆梦的故事,感受津城新变化,民生新亮点。

滨海高新网讯    感受时代脉搏的跳动,倾听身边精彩的故事。为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声音,生动讲述当代中国发展成就、发展道路、发展理念,展示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主流,展示中国人民蓬勃向上的风貌,新报从今日起开设“行进中国·精彩故事”专栏,以“走转改”形式,聚焦基层人物,关注平凡岗位,在平凡中见成就,于细微中察进步,寻找普通人追梦圆梦的故事,感受津城新变化,民生新亮点。

  我们将推出各具特色的报道,其中既有催人奋进、引发共鸣的故事,也有充满亲情、温暖人心、喜庆祥和的故事,还有励精图治促改革谋发展的故事。相信中国故事会愈来愈精彩,中国声音会愈来愈洪亮。

  “G”字头列车是目前中国铁路最高速度、最高级别的列车。2014年12月10日铁路调图后,天津车务段担当的原D341/2次列车,改为G171/4次列车。由普通动车组升级为高速动车组,最高时速300公里。

  ●上周五,记者乘坐G171次高铁列车,从天津西站出发,体验了不一样的“G”字头动车。值乘该列车的乘务员平均年龄53岁,这些老乘务员也由此实现从“动叔”到“高叔”的角色转换。这是他们担任“高叔”后的第一次值乘。对于在铁路上干了30余年的他们来说,不仅是从D到G的飞跃,也见证了天津铁路变化及快速发展的历史。

  从D到G的变化,是从几位乘务人员进地库领备品时就开始感受到了。餐车几位乘务人员将各类食品逐一点数、分派,向所有商务座、一等座旅客发免费小食品,这是“D”字头升级“G”字头后新的服务变化。“以前领向旅客免费赠送的小食品、苏打水、咖啡等只有1箱,而昨天足足领了15箱。”负责一等座和商务座的乘务员李保毅说。记者看到,免费小零食里有干果、果脯等等,口味甜咸麻辣俱全。

  “G”字头和“D”字头最大的区别,还在于速度。升级后,该列车提速11分钟,驶离天津西站不过七八分钟,记者看到,显示时速的车厢液晶屏上,时速就攀升至303公里。

  ●从绿皮车到红皮车再到白皮的动车,用老乘务员们的话说,就好像以前干小招待所,现在咱工作在五星级大酒店。G171次列车的乘务员不是漂亮的高姐、帅气的高哥,而是平均年龄53岁的老乘务员。他们从最初的蒸汽式火车开始就在铁路上工作,到后来的绿皮车、红皮车、蓝色的双层车,再到D字头列车、一直到现在的G字头,个个都是铁路飞速发展的见证者。

  且听这些老乘务员们道来,“1974年一上班,绿皮车火车头都是蒸汽的,客车上都是木头座。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末值乘到承德的绿皮车时,旅客喝开水靠煤炉烧,全靠乘务员不间断地向煤炉内添煤,我们经常灰头土脸的,衣领子没有白的时候。到了夏天车内温度能超40℃,茶炉还得烧。后来换了红颜色空调车,座椅都更换了新的天蓝色座套,每个车厢都有电茶炉,自动烧水,既快又方便,旅客乘车舒适度得到提高。”

  今年4月中旬,这些天津车务段原秦邯(秦皇岛至邯郸)车队的老乘务员们,正式在D341/2次列车上工作,就像飞机机舱一样的列车车厢,着实让跟列车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他们惊呆了!

  特别是当这些长年跑普速列车的老乘务员刚开始值乘“D”字头时,由于车型、环境等变化巨大,带来的挑战,那是相当大。餐车乘务员老李说: “在家都当爷爷了,家里饭熟了等吃就行。刚开始上D字头车时,我把饭送过去放好,实在抹不开面子说‘请您慢用’。”再后来,老李帮着旅客拆盒盖、倒果汁、叠毛毯,旅客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整理着行李架的乘务员老张说,“刚刚开始值乘动车的时候,原来在普速列车上形成大嗓门的说话习惯,闹出了不少尴尬。列车硬件变更这么快,我们的服务观念也要迅速跟进。”

  ●如今能在退休前在中国铁路最快速、最先进的“G”字头上工作,他们感到荣幸。58岁的李保毅说,“以前是跟着慢悠悠的绿皮车,现在跟着时速300公里的高铁‘飞奔’,我都有变年轻了的感觉。”

  一走进G171次的餐车,咖啡的香味便立即充盈四周。环岛式吧台内,饮料、饼干等零食一应俱全,可供乘客选择。站在吧台后接待旅客的餐车长说,“以前在普速工作时推车卖食品,夏天车厢里面特别闷热,尤其暑运时推着推车过一趟特别艰难,一趟下来衬衫都能湿透。”

  从“动叔”到“高叔”,从一些细微的变化中就能看到铁路服务的变化。“从一个服务细节可以看出,普速列车查票有时候列车员会从旅客背后走过来,有点冷不防的感觉,而在高铁上要求必须是要面对旅客迎上前去。”

  列车长张连生说,现在“高叔”们也在琢磨着工作怎么更加精细、更有特色。跟以往的高铁玫瑰提供的标准化服务不同,他们展现给旅客更多的是天津人特有的热情和亲切。“我们一定会成为高铁另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的!”

  铁路迈进“追风”时代

  ●曾经,绿皮车是天津铁路上的主力军。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铁路部门不断加大“绿皮车”的淘汰和改造力度。在随后的多年中,可以说车型每年不断更新、不断变化,列车不断加速。这从天津市民经常乘坐的京沪列车演变,就可见一斑。绿皮车1461/2次列车,运行于津沪间,人们在车上要晃荡20多个小时,在跑了近20年后,已于2010年6月底正式退役,其间特快车T33次成为当时旅客去上海的新选择。2004年开“Z”字头,首列直达津沪的Z41/2次列车开始运行,全程仅不到11个小时。2008年,津沪“Z”字头正式升级为动卧,D341/2次动车组也是天津首次开行的设卧铺动车组,天津到上海只需9个多小时。3年后京沪高铁开通,当时“G”字头动车津沪间运行只要5个小时左右。

  从绿皮车到红皮车再到白皮高铁动车组,随着车辆装备水平的不断提升,铁路有了一个又一个新的跨越,如今走进了铁路“追风”时代的人们,坐火车已经变成了一种享受。

    

来源: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苏拉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