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7月14日星期一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80后小伙儿操控无人飞机 终圆“飞行梦”(图)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7-14 15:48:17


    韩健在操控无人机

韩健,一个满面满笑容的80后大男孩,从上小学就迷上了航空飞行,上大一时拥有了第一架航模飞机。2013年6月,为了追求梦想韩健毅然放弃原先工作,进入位于空港经济区的中孚航空科技(天津)有限公司,通过自身不懈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无人机飞控手,也圆了他的“飞行梦”。

  韩健,一个满面满笑容的80后大男孩,从上小学就迷上了航空飞行,上大一时拥有了第一架航模飞机。2013年6月,为了追求梦想韩健毅然放弃原先工作,进入位于空港经济区的中孚航空科技(天津)有限公司,通过自身不懈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无人机飞控手,也圆了他的“飞行梦”。

  航模成为追梦“好伴侣”

  1980年出生的韩健目前已掌握了直升机、多旋翼、固定翼等不同类型无人机的飞行。对于无人机的理解韩健有他自己的解释:“大多数人以为无人机是大型航模,其实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因为无人机具有自主飞行能力,它可以按照预设航线自动飞行,这是传统意义上的航模所完全不具备的。”

  对韩健来说,让他真正爱上无人机的原因,还得提到他对航模的热爱。据韩健介绍,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喜欢航模,但因为航模很贵,上大学前,韩健只接触过一些航空杂志和一些飞机模型。

  大学期间,韩健才真正意义接触到航模飞机。通过勤工俭学、省吃俭用,他在大学期间一共买了4架飞机。“关键是从嘴里省,在15年前,航模还是很贵的,我的第一架飞机是在大一时买的电动固定翼飞机,这是一架入门级飞机,花了800多元钱。”

  放弃工作当上的哥

  韩健并不是一个理科生,从小被家长要求学习绘画的他,在大学时考入了内蒙古师范大学广告学专业,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入了一家天津的广告公司工作。由于工作时间的关系,让韩健很难再有时间去碰他的航模,这也让他感到很痛苦。韩健说,2011年初,他毅然放弃了广告公司的工作,开起了出租车,也又一次玩起了航模。

  的哥的工作虽然辛苦,但自主时间比较多,韩健终于有闲暇。“毕业10年,飞机始终挂在墙上,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因为玩飞机需要场地更需要时间。开夜班出租车,白天可以飞航模,实现了我翱翔蓝天的夙愿。”

  难忘第一次“飞行”

  经历了不断地学和练,从今年初开始,韩健正式成为一名无人机飞控手。目前,韩健已掌握了多种无人机的飞行操作,执行了多次重要飞行任务。

  韩健向记者表示,飞控手更像是民航客机上的机长,他的职责并不是简单的驾驶飞机,而是保证整架飞机的安全。从一架无人机的组装开始飞控手就已经介入了。在每次飞行前飞控手要对地面调试,以及地面准备整套流程进行监督和把关。在无人机起飞后飞控手需要控制飞机完成任务,并完全保证飞行过程的安全。

  “虽然以前飞过很多模型,但第一次飞无人机还是相当紧张,我记得第一次飞行时我在提螺距(相当于汽车的油门)时迟迟下不了手。心情是很忐忑的,不知道无人机飞起来后能不能保持平衡,会不会一离地就失去控制撞向一边。这些问题对于第一次飞无人机的我来说,造成不小困扰。”韩健表示,当时公司董事长就站在他身边,一直在鼓励他。伴随着领导鼓励,韩健最终鼓起勇气,果断地拉起了飞机。借助多年航模飞行的经验,飞机得以安全的悬停,后面的操作也就变得很顺利了。

  “对于一个飞控手来说,能不能顺利地迈出第一步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公司领导的信任、支持与鼓励,提供学习和飞行的机会,那我永远成不了飞控手。”韩健表示,“当时第一次试飞的那架飞机价值7万元左右,公司领导对我的支持和信任太重要了。能够来到中孚航空工作,能够让自幼挚爱变成职业,我很幸运。”

  从无人机找到归属感

  白天玩航模,晚上开出租,生活很自由。但2013年中孚航空在网上的一则招聘无人机飞控手的信息,吸引了韩健的目光,打乱了他当的哥的平静生活。

  “无人机在我的脑海中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东西。动辄十几万的价格令多数航模爱好者望而却步。与航模最大的区别,无人机首先是一架飞机,是执行专业任务的飞行器。完成航拍、勘测、监控等飞行任务时,往往机会只有一次,要指哪打哪,百发百中,又要万无一失。对于操控技能的要求比航模要高得多。”韩健介绍,中孚航空生产的是工业级的无人飞机。工业级产品要求从飞机制造、组装,调试、飞行,都有近乎苛刻的流程和工艺,其标准化和精密度远非普通航模可以企及。

  2013年6月,经过层层面试,韩健成为中孚航空的地勤人员,如愿以偿地走上了遥控飞行的职业化道路,终于可以零距离地接触朝思暮想的无人飞机。

  “虽然我学的是广告,但由于我很渴望得到这份工作,公司领导也被我的诚意所感动,安排我做地勤工作。地勤岗位主要是负责车辆的驾驶和保养,飞行器材的搬运,飞机的日常养护等。但是从进入公司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夜以继日恶补无人机知识,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我对无人机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韩健表示。

  做飞控手累并快乐着

  无人机飞控手是一个很辛苦的职业。韩健介绍,飞控手在操作无人机时,眼睛得一直盯着飞机,阳光直射眼睛也不能停,尤其是驾驶无自驾系统的无人机,更是需要一刻不停地调整飞行姿态。无人机控制单元多,结构复杂。飞行前,飞控手要精心检查飞机本体的所有部件,哪怕是一个细小的接头都不能放过,不仅如此,还要关注风力、风向和气流扰动,排查电磁干扰源。这要求飞控手胆大心细,百密而无一疏。

  “我最长一天工作20多个小时,一般每天工作10小时左右。工作虽然紧张,可是也不感觉很累,因为一旦有不忙的日子公司领导就会破例给我放假并且督促我抓紧时间休息。”韩健表示,“飞控手是一个新生职业,许多难题找不到现成的资料,产品说明书是仅有的教材,需要反复钻研才能将表达简练又晦涩难懂的文字转化为具有实际操作价值的知识。因此我必须晚上查资料找方法,白天到飞机上做尝试,凌晨1点之前很少睡觉。”

  通过不懈努力,韩健目前已经成为公司的核心员工之一。目前韩健已累计完成多旋翼无人机飞行时间3000多分钟,大型无人直升机飞行800多分钟,小型无人直升机飞行1500多分钟,固定翼无人机飞行2000多分钟,并协助天津电视台拍摄完成《走基层·滨海行》 、《大美天津看亮点》等多个电视节目的航拍人物。

  当记者问韩健无人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向记者表示:“无人机飞行是我的一种精神寄托,它是实现我人生梦想的唯一出路,我想今生有缘结识到无人机,没有任何理由让我离他而去,我的愿望是这样一直飞下去,不仅是兴趣使然,更是人生价值的实现。做快乐的人,做爱做的事,从一而终。为了梦想,苦点、累点都是值得的!”(宏旭)

来源:渤海早报 责任编辑:正轩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