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6月13日星期五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儿童医院号贩垄断号源 家长明知不合法却高价买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6-13 10:58:41

图为儿童医院一挂号窗口。

图为儿童医院一挂号窗口。

     中国网·滨海高新讯   连日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号贩子成为挡在天津儿童医院与患儿之间的一道屏障,患儿家长甚至默认一种畸形就诊模式:看病前不是去挂号,而是去找号贩子花高价买号,一些家长甚至在网上留言寻找天津儿童医院的号贩子及他们的联系方式。号贩子们为何能垄断医院门诊号?家长们明知不合法却又为何甘愿出高价与号贩子私下交易姑息养奸?日前,记者对多名患儿家长进行跟踪采访,揭秘天津儿童医院门诊缘何“一号难求”。

  患儿姓名真假难辨

  这样“冒名顶替”的就诊能成功吗?十分钟后,记者跟随那位快言快语的大姐走进了天津儿童医院皮肤科。等待就诊期间,大姐告诉记者她的孩子今年3岁半,患有沙土疹,每到夏天面部、手背都会出现红疹,之前曾前往多家医院就诊,只有天津儿童医院皮肤科医治的效果最好。“每次医生给孩子开的药都是他们医院自己配的,外面药店、医院都买不到,所以每次孩子只要出现红疹,我就直接找号贩子买号、看病、取药。”大姐说她曾多次与号贩子交易,每一次“冒名顶替”从未失手。

  半小时后,在护士提醒下这位大姐带着孩子走进第一诊室,医生接过挂号条后并未多看,就将红色的那张挂号单还给患儿家长,绿色那张挂号单则被放置在桌子一边。简单问诊后,医生点开电脑页面,根据挂号条上的号码检索、开具处方,并叮嘱取药后返回诊室,要当面向患者说明用药方法。

  记者跟随大姐取药后返回诊室时,一位患者家长进入诊室称今天的门诊号已经挂满,央求医生增加一个门诊号让她的孩子能看病,被医生当场拒绝。记者跟随采访的大姐立即小声提醒那位患者家长,可向楼下门诊大厅外的号贩子购买一张号。医生听到后立即警告:“买来的号上如果孩子的性别、年龄对不上,我也不会给看的!”

  “这些号贩子让我们医生也很无奈,每天门诊接待量是固定的,他们垄断了号源高价出售,家长们找医生哭诉加号。我们医生确实没有加号的权利,家长们被拒绝时常会指责医生与号贩子是蛇鼠一窝。”采访中,多位医生均表示,日常门诊中他们都能明显地知道患儿家长手中拿的是从号贩子那里高价买来的号,但挂号单上孩子的性别、年龄基本相近,很难找出拒诊的理由,同时孩子们一张张被病痛折磨的小脸儿让医生们更不忍心耽搁时间进行没有结果的追究。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儿童没有身份证和门诊医保,有的孩子甚至还没上户口,有户口的又没登记身份证号码,更有一些新生儿还没起名字,医院即使要求实名挂号就诊,医生问诊时也没有权利要求家长出示患儿的身份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因此很难实现实名就诊。同时,很多家长宁愿多花钱让孩子早看病,也给了号贩子可乘之机。

  诊室经常出现叫号无人应诊

  许多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无论是网上预约还是排队挂号,如果能挂上号他们也不愿意挨“宰”。

  挂号看病真的这么难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门诊护士告诉记者,看病不难,难的是挂号。由于号贩子手里掌握了大量专家号和就诊顺序靠前的号源,所以在主任出门诊后经常出现长时间叫号后无人应诊。有时甚至患儿家长从号贩子手中买到号之后,“病人”才在过号后姗姗来迟。

  那么挂号究竟有多难?6日上午9点,记者在儿童医院门诊大厅看到,挂号处上方液晶屏幕显示正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普通医生的号数都已上百、接近饱和,部分“抢手”科别当日号已经挂完,“医指通”预约平台终端显示各种专家号也已经满员。鉴诊处窗前,工作人员告诉一位家长孩子应该去看皮肤科,但今日号已经挂满,让他晚上再来排队。

  7日凌晨,记者再次前往儿童医院采访时看到“医指通”取号处早已排起队。一位排位靠前的男子告诉记者,他不是患儿家长,是职业帮人排队占号的,患儿家长出价买号后带着有效证件赶在早上6点前来“换岗”排队就能顺利给孩子挂上号。一般情况下,根据科别的“含金量”,门诊号的价格也有高低,“像那几个一个礼拜就出半天儿门诊的专家,价格从百元至几百元不等。”男子说。

  据了解,这些号贩子倒号一般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网上秒杀“医指通”预约专家号源,由于“医指通”未与公安机构系统联网,所以预约时所提供的身份证号码只能认证号码是否正确,并不能核实该号码所属人员的个人信息。每天“医指通”放号后,号贩子立即用虚假患儿信息登记预约,因此垄断了部分预约号源。另一种传统倒号模式则是号贩子雇人很早排队、鉴诊和挂号,即使医院要求带孩子鉴诊、挂号,号贩子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花钱租孩子鉴诊、向周围家长“借”孩子鉴诊。

  记者在现场看到,号贩子们手中都有一沓挂号单,不仅科别众多,每一张挂号单的背面都写着“男6个月”、“女2岁”等字样。一位号贩子告诉记者,目前医院门诊都是计算机统一管理,医生根据操作系统上显示的挂号儿童的年龄、性别信息为患者开具处方,如果患儿实际年龄与挂号单的年龄不相符,医生会立即察觉拒诊,因为不按照系统信息开药可能又会违背治疗规范,等到医院医务部门审查时就无法通过。为了让患儿与挂号单信息接近或一致,号贩子们一般都会按照性别和不同年龄准备多张挂号单,根据买家实际情况对号入座。这样一来,不仅使大量号源被垄断,也使诊室常会出现叫号无人应诊,有时甚至会出现挂号处前患儿家长因为没号急得团团转,楼上诊室里主任专家却等不到患者来应诊的情况。

  凌晨就来排队挂号却屡屡碰壁挂不上

  “凌晨就来排队,希望能顺利地给孩子挂上号。”凌晨5点,市民李先生在朋友圈中发布一张天津儿童医院门诊楼外的照片,此时等待挂号的人早已排成长队。3小时后,李先生垂头丧气地从医院门诊大厅走出来。与前两次一样,李先生在终于排到时被告知没号了,站在旁边的李太太连声埋怨,“谁让你这么倔!买个高价号,孩子早好几天就看完病了,这次我绝对不能再听你的了,再耽误下去孩子真病得厉害了就麻烦了。”李太太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诊大厅外寻找号贩子。

  李先生一家住在滨海新区,一个月前李太太发现4岁的儿子厌食、偶尔还呕吐。夫妻俩带着孩子前往附近医院检查也没有查出具体病症所在,医生建议李先生带着孩子前往天津儿童医院进行系统检查。接下来的两周内李先生多次前往天津儿童医院,始终没有挂到专家门诊号。排队等待挂号时,李先生夫妇了解到,他们想挂的专家号非常“金贵”,基本属于一号难求,“轻车熟路”的家长多会找号贩子直接拿号。

  “大哥,劝您一句,什么事都不如给孩子看病重要,别管那号是挂上的还是高价买来的,只要大夫不较真儿,顺利给孩子看好病,花点钱不叫事!”门诊大厅外,一位大姐耐心地劝着李先生,然后与李太太一先一后向号贩子报出就诊患儿的性别、年龄,查找合适的号源进行交易。记者注意到,那位大姐和李太太买的两张号上面书写的都不是她们孩子的真名。

  救命号倒卖该如何斩断

  据了解,为避免号贩子垄断医院“救命号”,天津儿童医院先后采取多项措施进行整治,包括改动门急诊流程、提升信息化水平等等,例如“过号20个以上重新排队”,“每天早上7点50分开始,门诊内科诊区护理部要现场看见患儿才能加挂正主任号”,“一个身份证可以预约一个号,一个手机号只能绑定一个身份证号,预约频次异常的预约用户进入黑名单”等。即使措施不断,号贩子仍层出不穷,这说明“市场”仍有巨大诱惑力,患儿家长不与号贩子交易,才是斩断这条倒卖“救命号”的关键一环。

  记者从公安部门了解到,抓号贩子需要患儿家长的配合,但很多时候患儿家长却扮演了“姑息养奸”的角色。没有患儿家长主动报警公安民警就不能抓捕号贩子,即便摄像头拍下了号贩子交易过程,如果患儿家属不配合调查,最终也很难将号贩子绳之以法。资深民警告诉记者,目前法律法规难以对号贩子实施严惩,要想从号贩子那里掏出“救命号”,彻底根治这一顽疾,需要医院等卫生部门、公安部门、患儿家长等多方面共同努力。

来源:渤海早报 责任编辑:阿迪拉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