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6月12日星期四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117大厦塔吊工:600米高空驾驶塔吊如开飞机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6-12 10:25:26

图为周瑜拍自117大厦塔吊驾驶室

图为周瑜拍自117大厦塔吊驾驶室
图为周瑜拍自117大厦塔吊驾驶室

     中国网·滨海高新讯   刚刚下夜班,结束了12个小时的“高空寂寞”,39岁的周瑜终于从330米的塔吊驾驶室回到了地面,他和迎面走来的工友们打着招呼向宿舍走去,终于又可以有人说话,这让他感到很舒服。12年了,他开的塔吊越来越高,从最初的100米到即将挑战的600米。坐在1.5平方米的驾驶室里,他可以环视津城四周,在寂寞中,那些别致风景是给予他们的最大补偿。

  117大厦是国内在建结构高度第一、天津在建第一高楼,主塔楼要施工到597米。如此高度的施工,首先必须克服的难题就是垂直运输,为此,中建三局117大厦项目部安装了堪称国内巨无霸的两台ZSL2700和两台ZSL1250动臂式塔机,进行主塔楼施工过程中原材料的运输和钢构件的吊装。驾驶着这些“巨无霸”的司机班由12人组成,3人一组,倒班工作,每个组都有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有着12年“驾龄”的周瑜当然属于“老师傅”的行列。

  “干了这么多年了,操作、高空都不是问题,干我们这行的,最怕的也是必须忍受的就是寂寞。”在1.5平方米的操作室里,正常班要待6小时,夜班要待上12小时,除了步话机传出的吊运指令声,他眼前的世界浩大而空寂。“一般我都会带着一个小收音机,在没活儿的时候听听新闻歌啥的,我是江苏宿迁人,本来不喜欢曲艺,但是来到天津后,天天听广播里的相声,最喜欢郭德纲的。”

  颤动钢梯 5分钟就攀上

  站在由中建三局承建的117大厦工地,抬头看着高耸的“巨人”,最上端伸出的巨型手臂下就是塔吊司机工作的地方。对于普通人来说,登上300多米的在建高楼是件极具“挑战”的事情,但在周瑜的眼里“那不叫事儿”。为了切身感受一下这种刺激,在经过项目部的允许,做好安全防护的情况下,周瑜带着记者登上了高楼。

  先是乘坐高速电梯,2分钟后我们已经抵达了200米的高度,电梯迎面的墙上赫然写着“35层”,虽然电梯很稳,但是透过栏杆能直接看到外边,随着高度的上升,心里就不自主地有了些颤抖。200米往上还要再换乘另一部施工电梯,这部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大约有4分多钟,我们到达了大楼目前主体施工的最高层——63层,高度为316.12米。可这并不是我们此行的终点,周瑜让我们抬头看,在顶模平台的四角,十几米的上端就是昂起的“巨臂”。推开一扇网门,周瑜指了指前方一米左右的钢楼梯,“剩下的我们得靠自己的双手和双脚爬上去”。站在平台上,可以感受到有阵阵的风吹过,而眼前的钢梯会因为有风而微微地颤动,还没有走出第一步,我们的手心里便全都是汗。“现在离驾驶室就只有十几米了,这是由于顶模施工中,先是要提升塔吊,一次提升60米,然后再进行主体顶模的提升,分几次才能‘追上’塔吊的高度,所以我们平时的工作,最长要爬60米,现在已经短多了。以现在的距离,我只要5分钟就可以上去。”说完,周瑜带好安全保障,开始示范,双手与双脚交替,很快就出去了几米。记者两手紧紧抓住梯子,脚也迈出了第一步,只一步,便抖得很厉害,手抓得很紧,却感觉很难继续。周瑜说:“没有经验的人都会这样,我刚开始第一次上塔吊也会全身僵硬。习惯就好了。”

  5分钟的过程,被我们这样的初次实践者延长了15分钟,终于我们进入不足两平方米的塔吊操作室。“我们这里有空调,可以控制温度,但是由于空间小,直吹很容易感冒。为了避免阳光的直射,我们会有毛巾什么的做个简易帘,吃的和水会带上来,这样工作中除了需要上厕所下到平台上。其他的时间都会等在这里。”周瑜的操作台看似简单,两个操作杆,几个按钮,左右各有一块显示屏,但由于在高空,三面全是通透的,感觉就像是在驾驶飞机。

  风雨洗礼 也曾吓得腿软

  此刻,刚刚还有的阳光被片乌云挡住了,似乎要下雨。“刮风、下雨还能工作吗?在这么高的地方会不会很危险?”听到记者的提问,周瑜倒是显得很淡然。“如果是六级以上的大风或是恶劣天气,我们必须停止工作,但一般的小雨是不会受影响的。不过我有过一段经历,以前在南京干个项目,塔吊在120米左右的高度,突然狂风暴雨,我在驾驶室里关紧了门窗,耳边不停地传来呼呼的风声,坐在驾驶室里就好像坐在‘船上’,前后摆动。好在那时候没有吊装东西,能看到重达2.3吨的铁钩头摇来晃去,特别危险。雨下来的时候,眼前啥也看不到了,就这样直到雨停了,从驾驶室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发软。”“每个月我们都要给大臂打油,那时要走出驾驶室,放平大臂,双脚行走的只有50厘米宽的长条钢板,右手扶着一侧的栏杆,慢慢挪动,那种情景比你们从电影里看的还刺激。”

  高空吊装 工友就是我的“眼”

  今天要吊装的是80多吨的构件。周瑜告诉记者:“其实在我们这个高度根本看不清吊装物,整个过程依赖的主要不是眼睛,而且耳朵。我要时刻听从步话机里传出的塔吊信号工的指挥。‘上下左右,高度多少’,他就是我的眼睛,而我的眼睛通过前方电子屏幕的实时数据来定位,了解吊装的进度。”司机和信号员就是一对“搭档”,默契的合作才能安全准确地完成任务。“我们最怕遇到一个口音很特别的人,前段时间我们这里来的一个四川人,他的一些吐字我就听不太懂。不过以我们的经验,听不懂就不做任何动作,安全是首位的,现在我们已经磨合得很好了。”作为老司机,经验是最大的财富。周瑜脸上充满了自信,他说:“对于大吨位的吊装物,新司机会开足马力一个劲地向上拉,这样很容易熄火,而有经验的司机会选择起吊钩和塔身最合适的距离,选择最小力矩,既省力又安全。”

  坐在驾驶室里,听着广播,环视着津城,远处可以看到天塔、津塔,稍稍前倾身体,便能看到十几个平方公里的景象。周瑜在工作空闲中会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拍照,在这个高度上,他拍下的画面让人感到“震撼”。眼前的太阳特别灿烂,夜幕来临还可以数星星,塔吊司机工作虽然枯燥,却可以看到别人见不到的景色,更关键的是这座城市一座座高大壮观的建筑,都有自己的一份力量,他感到发自内心的自豪。

来源: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苏拉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