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4月27日星期日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为留守儿童打开心门 师大定西支教团心系山里娃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4-27 11:46:46

   贫瘠的群山划开了一个个村落,也拦住了山里孩子天天上学的路。而群山更大的影响是,阻隔着孩子们走出去的梦想。为此,支教团的成员时不时就要踏上这条蜿蜒坎坷的山路,走进学生家中进行家访,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学生。4月25日下午,天津师范大学支教团成员、常川希望学校生物老师吴航枫和他的八年级学生宋园园,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后泥泞的山路,一起踏上了家访的路。

    雪后黄泥阻路

    步子愈发沉重

    四月春雪后的黄土坡只素裹了半天的银装,太阳升起后就露出她原本的颜色,裸露的黄土混杂着雪水,搅拌成泥泞的黄浆。在园园回家的山路上,处处都是深过脚面的积水和“陷阱”,稍不留神一脚踏进去就会陷入黄泥中,14岁的园园走起来非常快,仿佛浑然不觉鞋子上和裤腿上的泥浆。但是,随同采访的记者却“拖”慢了园园的回家路,泥浆粘在鞋上,步子也显得愈发沉重,本来按园园的话说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一行人却走了半个多小时,遇到上坡等处时,园园和吴航枫老师还要来帮助搀扶记者。

    像园园一样,天津师范大学常川希望学校里的200多名孩子,几乎所有人都要走山路,翻过一座或两座山头来上学。师大支教团的同学们劝阻记者,想在雪天去稍微远一点的同学家,对城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是时常家访的师大支教生,9个人也都在家访的路上摔过跤。

    支教团成员吴航枫告诉记者,孩子们都是天还没亮早上五点钟就出发来上学了,“出发早是因为害怕天气不好,不知道路上要走多久。天黑孩子们就打着手电筒走,下雨下雪天就趟水出发。”有一次,吴航枫冬天跟着孩子去家访,以孩子步伐45分钟的山路,两人却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冬天的时候,吴航枫看着穿着单薄的孩子特别心痛,他们反过来安慰说,“没事老师,走十分钟就出汗了,不能穿棉衣。”城里孩子都是劝说“不要迟到”,山里孩子却都要叮嘱“不要早到”。很多人6:00多就到校了,早自习是7:40才开始。

    大多留守儿童

    疏于与人交流

    园园的家就在学校后身的常川村里,1米7多的小伙子沉默寡言,总是低着头弓着背,园园是家里的独子,父母都在兰州市里打工,从他两岁时就离开了这座大山。

    园园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爷爷非常热情,他告诉记者,自己最骄傲的就是这三个孙子,园园的两个堂哥都考上了大学,一个在西北师大,一个在成都理工读书。尽管园园的父母一个半月才能回来一次,但是园园的学习从来不用人操心,在八年级班上排名第七。“我也啥都不懂帮不了他,园园还经常帮着我们打水、扫地、喂猪。”

    大约也就六十来平方米的小院里,两间卧房,园园自己住一间,屋内晦暗,房门只能侧身走进。院里的水窖要感谢这场罕至的春雪,水打上来虽是浑浊的颜色,对于缺水的定西而言却是珍宝,爷爷说,以目前的储水量能维持一家人一年的用水。现在家里只有六七亩地,种植土豆和玉米,年轻人都出去打工赚钱了。

    家中屋里的墙上挂着篮球明星和影视明星的陈年海报,在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里,园园的爱好就是看电视,只有说起篮球,他才会露出点少年的喜悦,他最喜欢的球星是火箭队的哈登。

    吴航枫发现,大部分山里尤其是在高年级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大多不善言谈且有很多人都是留守儿童,与长辈长期生活在一起,疏于与人交流。

    为此,支教团成员们总是鼓励孩子们多表达,树立自己的目标,培养个人的兴趣并努力,并把在天津师大上大学的故事讲给学生们听。可是大多数孩子对上大学还是没有明确的概念,“并没有想那么远的事情”,园园说。

来源:渤海早报 责任编辑:阿迪拉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