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3月17日星期一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津实施减负令:学校齐“减压” 家长忙“加码”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3-17 10:36:18

 2月17日是本学期开学第一天,市教委出台了本市史上最严的减负令,对中小学生的在校时间、作业量、考试次数等都作出了严格的规定,从以往“减轻学生过重学业负担”到“减轻学生学业负担”,可见教育部门对“减负”观念的转变和决心。减负令已实施了一个月,各学校到底有没有把“减负”落到实处?家长和学生又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呢?记者为此进行了多方的走访。

   中国网·滨海高新讯   2月17日是本学期开学第一天,市教委出台了本市史上最严的减负令,对中小学生的在校时间、作业量、考试次数等都作出了严格的规定,从以往“减轻学生过重学业负担”到“减轻学生学业负担”,可见教育部门对“减负”观念的转变和决心。减负令已实施了一个月,各学校到底有没有把“减负”落到实处?家长和学生又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呢?记者为此进行了多方的走访。

  校内

  督学到校随机抽查

  学生坦言作业不多

  很多家长对学校减少作业量、早放学的做法表示欢迎,但是也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很怕减负就是一阵风,也怕就十九中减负了,别的学校不减负;更怕就和平区减负,别的区不减负。

  上周二,针对学生“减负”问题,记者跟随和平区的4位责任督学来到第十九中学。4位督学分别是来自于和平区人民政府督导室的贺芳、原六十一中学校长郭振彬、原二十一中学副校长高世毅和和平区教师进修学校书记李伍星。上午8点,四位督学准时到场,校长陈瑜首先介绍了学校的整体情况,然后向每位督学提供了全校上午的课程安排,督学随机选择课程听课,贺芳督学选择的是七年级四班的语文课和八年级四班的英语课。课后贺芳查看了两位同学的作业本,其中七年级四班的一位男同学表示:“每天的作业时间大概是半个多小时,所有的作业老师都会进行批改。”

  第二节课后,督学高世毅从全校三个年级学生中随机选择了8名学生进行座谈,来自七年级五班的侯云航说:“我每天的睡眠时间是八九个小时,作业不是很多,基本是语数外三科,每天用一个小时就能够做完。”来自七年级二班的关龙坤也表示赞同:“我们班的作业也不是很多,50分钟内我就能写完,课余的时候我喜欢运动,和同学们打打篮球什么的,本以为上了中学课业会很繁重,其实也没那么恐怖。”来自于毕业班的九年级二班的齐西子表示:“我们现在放学时间比八年级的时候还早,统一的考试只有期中和期末两次,基本能够保证每天8个多小时的睡眠。”

  访谈中,学生们都明确地知道市教委在开学时实施的“减负令”,对早放学、少留作业这样的减负做法都表示欢迎,高世毅督学继续询问:“你们觉得目前在学习上课业压力重不重?”大家纷纷摇头。“如果多留点作业,多加几节课行不行?”同学们都笑了,一位同学说:“还是现在好,我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

  与此同时,督学李伍星也正拿着全校学生的家长通讯录随机拨打电话,在选取的10个电话号码中共接通了9个,李伍星说:“9位家长都通过家长会和班级短信的方式了解了市教委下发的减负令,并且对这学期学校减少作业量、早放学的做法表示欢迎,但是很多家长也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很怕减负就是一阵风,也怕就十九中减负了,别的学校不减负;更怕就和平区减负,别的区不减负。家长们都希望所有的学生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希望减负能够持之以恒。”

  校外

  周六补课没了家长忙着报班

  说起孩子上课外培训班,一位学生家长也很无奈:“我也想让孩子歇歇,可是别的同学都去上培训班了,我们孩子属于那种被动学习型的,我更不敢掉以轻心了。”

  近日,记者也走访和平区、河西区、南开区、河北区的多所中小学,在调查中不难发现,很多学校都能严格按照市教委的减负令去做,小学生在校时间不超过6个小时,初中生不晚于17:30放学,高三年级不晚于19点放学。关于市教委的减负令,学校基本按照要求做到了,那么,学生们是否感到真正轻松了呢?

  周六上午7点半,记者来到了初三学生小方的家里,周末的日子原本小方应该在家睡懒觉,可是此刻的小方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去上提高班了。一副熊猫眼的小方说:“昨天晚上用了1个半小时做学校的作业,然后又用了两个半小时写提高班的作业,学校是给我减负了,可我妈又给我增负了。”初三上学期的时候,学校在每周六都加了半天课,并且周一到周五都是晚上18:30放学,从这学期开始,学校突然就把晚自习和周六补课停了,于是小方的妈妈马不停蹄给他报了提高班。

  8点整,小方已经坐在位于白堤路的一家培训机构的教室里,除了小方,班上还有20多名初三的学生。不少来送孩子的家长都表示,正是因为学校停了周六的补习才把孩子送到这里来的。说起孩子上课外培训班,小方的妈妈李萍萍也很无奈:“我也想让孩子歇歇,可是别的同学都去上培训班了,我们孩子属于那种被动学习型的,我更不敢掉以轻心了。”

  上午,小方在培训机构里上了英语课和数学课,每节课一个半小时,11点多,饥肠辘辘的小方打车回家,等待他的将是下午3个小时的家教时间。一边吃饭一边抱怨的小方说:“上学期只补半天,可是现在却要上一整天,作业比以前还要多,睡眠严重不足。”

  培训机构

  特意安排周六特色课程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小白楼、刘庄桥等处的几个连锁型培训机构,只见开私家车送孩子的家长络绎不绝。

  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桂先生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在周日的课程最受欢迎,因为很多中学都在周六加课,所以学生只有周日能出来上补习课。但是从这学期开始,来咨询周六课程的家长越来越多,我们就安排了多个周六特色课程供家长选择,这可能也和学校取消周六补课有关吧。”

  另一家培训机构的杨经理说:“因为中小学放学早了,从这学期开始,我们除了周末的课程外,还推出了周一到周五下午和晚上的小班课程,小学的课程从16:30到18点,中学的课程从18:30到20:30。”一位前来咨询的家长表示,孩子在河西区的一所小学读四年级,每天15点多就放学了,在家没人辅导功课,于是就想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来,能多学点什么倒无所谓,就是希望能有个管孩子的地方,以免孩子一放学就瞎玩。

  校长

  课余时间学校有效引导

  在采访中了解到,减负的做法虽然受到了广大家长和学生的欢迎,但突然间,课变少了、放学早了、书面作业能不留就不留了,很多家长心里有些没底。

  第二十四中学的王彦祺校长说:“减负不应该是把孩子提早‘减’回家庭,不是把所有的负担都转嫁给家长。课时少了,周六不加课了,那就必须提高在校时间的学习效率,精讲多练。另外,我们还安排了很多丰富多彩的课余兴趣小组供同学们选择。我认为,作为学校和老师,教给学生多少知识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要教给学生学习的能力,培养学生学习的兴趣,让他们自主学习,这才是让孩子们终身受益的本领。”

  督学郭振彬说:“在十九中学的随机询问中,我遇见了一个女生,当我问她知不知道马航失联的事件时,她条理清楚地把整个事情的过程说了一遍,而且飞机上有多少人,有多少中国人都一清二楚。旁边的同学插嘴说马航不是找到了吗,这个女生立刻反驳道,她早上刚看报纸说还处于失联状态。像这样的学生,有自己的观点,有国际视野,关心时事,有广泛的兴趣,我想我们的教育应该多培养这样的孩子。”

  专家

  改变评价体系才能真正减负

  对于减负可能导致校内减负校外增,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比如说取消考试的问题,教育教学本身就应该有教学效果的评价,不考试怎么评价呢?我们一直讲素质教育,素质教育也并非不要考核,而是要改革考试。需要注意的是,改革考试不是取消考试,只是把原有的死板的考试变成动态的、适应教育规律的考核方式。要达到这样的考核方式,就必须改变评价体系,评价体系变了,考试自然也变了。评价体系不变光取消考试,其结果必然是校内减负校外增。”

  熊丙奇还表示,如果说升学系统没有变,评价体系没有变,这些孩子仍旧要面临升学考试的压力,要考高中、大学,他们怎么办呢?只能求助于校外培训。这等于把教育的责任推给了家长和社会,大家都知道现在课外辅导的价格越来越高,对于家长来说,这将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此外,因为家庭条件的差异,还会造成教育的不公平,这一点也是需要注意的,这就需要学校和家长沟通好,共同给孩子松绑。(记者朱丹摄影记者王健)

 

来源:每日新报 责任编辑:苏拉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