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2月09日星期日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北京初雪机场旅客打车难 黑车司机要价500元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2-09 11:41:28

出租车“断车”,大量乘客只能等待机场大巴 供图/网络
出租车“断车”,大量乘客只能等待机场大巴 供图/网络

    中国网·滨海高新讯   乘客机场雪夜熬等出租车前日夜间至昨日凌晨 机场巴士加上空港巴士比平时多运送5000多人

  “1点飞机降落,到现在还未打上车。”首都机场一位乘客近5时发出这样一条微博。2月8日凌晨,受降雪天气影响,多架次航班于凌晨时分到达首都机场。由于客流量激增,大量乘客不得不冒着寒冷在室外机场候车区苦盼出租车和机场巴士。有些乘客排队二三个小时都无法坐上车,还有一些乘客只得选择“挨宰”,高价坐黑车离开机场。部分乘客见打车无望,选择回机场大厅“取暖”过夜,再搭乘早晨第一班快轨离开。

  凌晨1点到京 5点还未打到车

  “我等了一个半小时,最后放弃了。”辛先生说,其乘坐的飞机晚点,凌晨2点半才到达首都机场T2航站楼。“我到的时候正好是高峰期。”他说,当时大量乘客涌至T2航站楼的出租车候车区。辛先生称他目测有百余人等待出租车,在大巴等候区也有众多等待的乘客。

  辛先生不得不打电话给自己的一位朋友,让其开车到机场接他。4点40分,辛先生坐上了朋友开来的汽车,离开了T2航站楼。

  不仅仅是T2航站楼候车区有大量乘客,T3航站楼候车区也尽是等待的乘客。乘客李先生说,他8日凌晨1点半到达T3航站楼候车点,此时出租车候车点排队候车的人群如长龙一般,已经排到了地下一层电梯口。乘客王先生说,他乘坐的飞机1点降落,可是近5点他还是没有打到车。

  黑车开价到三元桥500元

  “昨天黑车也来了不少。”辛先生回忆说,他排队的位置附近就有七八个黑车司机在招揽生意,一位黑车司机开价500元,且只到三元桥。此外,一些黑车司机也对乘客“挑三拣四”,拒载携带大件行李的乘客。黑车价格虽然昂贵,但由于打上车遥遥无期,有一些乘客只得甘愿“挨宰”,乘坐黑车离开。

  “到常营我花了200元。”李先生说,当时有不少黑车司机拉活,起价起码300元,他只得“求助”打车软件,但由于常营距离机场路途相对较近,没有司机愿意接活。最终一位出租车司机以200元的价格载着李先生到常营。“打表的话常营到机场也就60元。”李先生还回忆说,他身后的几位老年乘客见打车无望,商量着在机场凑合一宿,乘坐8日早晨第一班机场快轨离开。

  “现在还是在冰箱里的感觉”

  8日凌晨,北京气温降至零下,由于出租车候车区处于室外,很多乘客都体验了被冻得“通透”的感觉。“现在还是在冰箱里的感觉。”黄女士说自己冻了3个小时才打到车。还有一位女乘客称自己的旅伴一下飞机就流鼻涕,不得不选择在室内取暖,等待早晨的第一班快轨。“我都50多岁了,实在忍受不了,这才麻烦朋友。”辛先生说自己也是被低温所迫,才麻烦朋友凌晨来接他。

  文/本报记者 杨琳 线索提供/辛先生

  故事

  “打不到车我和弟弟徒步走回家”

  市民庞女士是接机大军中的一员,昨天凌晨,她和弟弟搭乘机场大巴到亮马桥后,由于沿途打不到出租车,选择冒着降雪徒步走回家。

  “昨天晚上10点钟到机场接我弟弟,等了两个多小时,夜里12点半左右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他。”接到弟弟之后,庞女士决定搭机场大巴回去。”

  “亮马桥的停靠点算是离家比较近的,我想着在那里下车之后再打一辆出租车回去,也不会花费多少时间。”在亮马桥停靠点下车之后,回家的路却并不像庞女士设想的那么顺利。

  “刚下车的时候,路面静悄悄的,沿途基本上看不到什么车,好不容易来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又说不顺路,不愿意搭载。”庞女士沿途张望,但始终没有遇到可以送她和弟弟回家的车。“以前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可能正是因为雨雪天气吧,司机也想早点收工回去。其间我们也看到几辆出租车是空的,但是司机并没有停下。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边往前走边看情况。”

  “到了亮马桥之后,我们先是沿着东三环的马路边走,随后在农展桥附近走上了东直门外大街,此后顺着大街向西走,一直走到东中街那边,再从东中街往南走,最后回到东四十条桥附近的家中。”庞女士说,我们一边走一边向路边路过的车辆张望,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回到家中。

  文/本报记者 桂田田

  关注

  志愿者免费送机场乘客回家

  一位网友在微博中这样感谢着双闪志愿者车队。2月8日凌晨,北京双闪志愿者车队出动车次140余次,将500多名乘客从机场和火车站送至温暖的家中。其中至少70名首都机场滞留乘客被双闪车队送回家。

  “一位滞留在机场的乘客向我们的微博发了私信。”“双闪”志愿者车队的队长顾先生说,他得知情况后,迅速打电话给更多的志愿者,将他们从睡梦中叫醒。他说,最终有约20辆车前往首都机场,最早的一位志愿者于凌晨3点多到达。大部分志愿者都去了T2航站楼,也有2名志愿者驾车去往T3航站楼。

  顾先生说,他听说T2航站楼滞留乘客比较严重,便于4点多赶到了T2航站楼,此时T2航站楼仍有数百名旅客滞留。“妇女儿童老人优先。”谈到如何选择乘客,顾先生说他们首要选择妇女儿童和老人。

  “我在T2拉了四个人去了三个地方。”顾先生说,志愿者们都分配好各自的行驶区域,以便节省时间,他负责接送回通州区的乘客。“本来想将他们送到一个好打车的地方。”顾先生说,他发现路上基本没有出租车,便决定将四名乘客送到目的地。由于通州区面积较大,他在6点50分才将四名乘客送完。

  “机场我们至少拉了70名乘客。”顾先生说,7日晚和8日凌晨双闪志愿者车队总共出动车次140余次,将500多名滞留乘客送至目的地。整个行动从7日晚7点持续到8日早晨近7点。“最多的一名志愿者一天晚上拉了20多次。”

  文/本报记者 杨琳

  官方发布

  机场大巴一夜多运送了5000人

  本报讯(记者 杨柳)机场大巴的相关负责人与各运输单位核实情况后表示,2月7日夜间至2月8日凌晨,机场巴士加上空港巴士,一共比平时多运送5000多人。当天晚上主要负责运力的是两条夜航线路,另外还调来了摆渡车,增开了到东直门和三元桥的快线,以此疏散旅客。机场大巴发车频次最快的只有5分钟,大部分等候时间在10分钟左右。

  “由于2月7日晚间出租车出现断车现象,排队等待大巴的旅客非常多,最多的时候排队人数达到100多人,因此机场大巴采取临时增发的措施,调来了几十部备用班车,还增加了售票窗口。当晚大部分旅客都是由我们负责运送的。两条夜航线路一直工作到早上四五点钟,方庄线由于等待延误的航班,也单独运行到1点多,多送了4车旅客。平时只跑1趟的司机师傅,当天晚上跑了4趟。”该负责人说。

  首都机场的相关负责人表示,2月7日,首都机场航班的正点率大概在70%,也就是说进出港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至于晚上旅客出现进城困难的问题,主要还是出租车运力不足造成的,并不算滞留。

  (杨柳)

  (北京青年报 杨柳)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苏拉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